服务咨询热线

18660335140

大同文字

共创文学

联系我们

大同文化

联系人:赵先生

手机:18660335140

邮箱:945191881@qq.com

地址:中国山东

网址:www.datongwenhua.cn

十 天启星 十一天苑星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共创文学 >> 十 天启星 十一天苑星

 天启星

宇航堡经历了蟹状星云,来到长鲸星系。

欧丽娅看着航行图说:大哥,长鲸星系里,有个太晟星族,它有颗行星,被命名为天启星

仲开同看了看说:既然是星谱中标注的行星,很难得,我们顺路过去看看。

大家十分高兴。

宇航堡驶向天启星。

五兄妹注视观察屏:一颗蓝色的星球出现在屏幕上。星球越来越大。

突然,拉尔非说:这个星球好像有水!

大家仔细一看无比激动。

欧丽娅说:现在的图像和测量资料表明:这个星球有空气、有水。“有水,有空气,一定有生命!太好了。我们近地考察考察!”大家说。

仲开同:好吧,我们绕其飞行。

航堡减慢速度,绕天启星飞行。

这个星球比地球大,有四颗卫星。

宇航堡绕主星飞行,逐渐看清了星球的地貌:一片蓝色,表面被水覆盖。

他们绕行一周,只看见几个岛屿。

仲开同:这个星球怎么这么多水?我们架单近距离看看。

宇航堡定好位,五兄妹驾驶自己的战出发了。

仲开同在前,倪永乐、欧丽娅居中,拉尔非、阿邦达殿后。

到了星球的大气层,才看清:这个星球风起云涌,巨浪滔天,霹雳闪电,大雨倾盆。

五兄妹降低飞行。五架飞行器穿梭于云层间,在闪电中飞过。

尔非:大哥看这星球的恶劣状况,恐怕没有生命

仲开同:我们换个维度,再飞行一周看看。

他们绕星球又飞了一周,其中仅看到几个岛屿,而且岛屿并不大。

仲开同:我们放慢速度,进入海洋中看看。

他们选择一个着落点,仲开同率先下海。

海洋中的透明度很差,因为大气层中乌云太厚。他们在水中行进,打开灯搜索。仪表显示水的深度,温度。

前面出现了海底峡谷,他们沿峡谷行进。

五架飞行器忽而上升,忽而下沉,时而快,时而慢。

但是海洋里还没有发现生命。

他们行进了一会。

仲开同说:航洋里还没有生命迹象,我们采集些样品。

他们的战里放出机器人,机器人采下水中岩石,水。然后回

仲开同命令:返航。

五兄妹战冲出水面。反回航堡。

尔非沮丧的说:唉,没发现生命,我还以为能见到外星人呢!

其他人也很沮丧。

仲开同:二妹,你测试一下水样,看有无有害物质,又对丽娅说:四妹,你检测一下岩石,看看元素含量。

倪永乐、欧丽娅进入工作室。

一会,倪永乐、欧丽娅出来。倪永乐对大家说:水正常,含盐量不大,可以食用,没有有害成分。

欧丽娅说:岩石主要是硅,含少量的铁、锌、铝、铜等元素适合生命生长。

拉尔非说:虽然适合生长,但这里没有生命元,还很难诞生生物。

仲开同说:这是因为水太多的缘故因水多,气体就多,所以这个星球被乌云覆盖,动不动就暴雨倾盆。再加上卫星的引力,使海浪高达百米,所以很难有生命出现。

倪永乐:我们要是把水吸走就好了。

拉尔非:把水吸走,那得多大的大罐,得多大的抽水机啊!二姐,你这是开宇宙玩笑!

仲开同略有所思不能抽水,但我们可以填海,让陆地露出海面。

“填海,拿什么填啊?”大家疑惑不解。

仲开同一指屏幕上的卫星说:我们把近地卫星4拉到这个星球上,就会有陆地出现。

“移星填海,大哥,你太有才了!”四兄妹高兴的跳起来

尔非:可是,我们怎样才能把卫星4移过去?大家沉思。

拉尔非首先,我们选好卫星的近地点,当它飞临地面时,我们用宇航堡对它施加外力,让它进入大气层,这样它就会坠落。

阿邦达说:恐怕我们的宇航堡推不动它。

欧丽娅计算了一下卫星的速度,大小说:卫星4直径2640千米,绕主星一周16天,速度2310米每秒。近地点86000千米。

仲开同摇头说“这么大的东西,我们宇航堡根本推不动它。”

五兄妹重新思考方案。

拉尔非说:我们也像天元仙人移月那样,把卫4装上推进剂推到天启星上。

欧丽娅说:这是个好办法!

阿邦达说:那得需要多大能量,我们的能源有限,这个计划恐怕也不行。

倪永乐用计算机模拟一下,在卫4上打洞,添加推进剂,卫4被推动。需80000平方千米,深100千米大洞。需0.4个宇宙当量的推进剂。

仲开同说:“这个办法也不行,工程太浩大,能源耗费也太大。”

阿邦达说:“这里还有更重要的技术难题。天元人移月是把月球送入轨道若把卫4推到天启星上,我们能控制它们的引力么?这么大的星球砸在天启上,还不把天启杂碎不可!

拉尔非吐吐舌头又摇摇头:我是没办法了!

仲开同沉思了一会说:移不动就炸毁它。在它近地时,我们把它临地的一面炸开,让飞起的岩石坠入地面。

大家说:嗯,这是个可行的好办法!

阿邦达说:怎么炸?是埋弹定点炸,还是发射炸弹炸。

倪永乐:应该在卫4迎面偏上45度发射炸弹去炸,这样可以很容易让炸弹钻进去,并能使岩石能更多的坠入地面。

拉尔非:那么从尾部也给它来一枚炸弹,再切下一块,不更好么?

仲开同:对,我们应该采取三点同时爆炸,从头部和顶部把卫4炸开。卫星爆炸后大部分会落到天启地面剩下的速度快的残体会在原轨道运行,我们再击落它或搬运它这样,卫4的残体会散落在天启地面,便于形成大陆。

倪永乐:“我们再从卫4的左右在同时射入两颗炸弹,岂不是切得更碎!”

大家说:太好了。

仲开同:四妹,你计算一下,迎面45度发射,让炸弹钻进去,在临地三分之一的中心点开炸,看看需多少当量炸弹?

丽娅通过计算说:“只0.25宇宙当量。

仲开同:好,我们模拟实验一下

欧丽娅输入各种数据,计算机大屏上出现天启星,卫4绕其运行,在近地点处,枚炸弹从首尾左右四面和射入,卫4炸开。爆炸的卫星碎体坠入地面。模拟成功。

大家欢呼。

仲开同:好。我们分头准备。阿邦达你准备炸弹,尔非你准备钻地弹头,永乐,你计算卫4临地点。丽娅,你计算航堡定位点。大家准备。

大家高兴地分头准备,一会,一切准备妥当。倪永乐,欧丽娅,阿邦达,拉尔非驾驶飞車飞出宇航堡。宇航堡在卫4的十万米上空

他们等待时间

仲开同看屏幕:卫4入近地点,阿邦达驾驶长缨号在卫4前上45度处。拉尔非驾飞镝号在卫4后45度处。倪永乐驾驶无敌号在卫4的左边,欧丽娅驾驶黄钺号在卫4的右端,他们都分别进入预定地点。仲开同看看大屏幕,“弟弟妹妹们准备好:543210发射”四兄妹同时按动按钮,卫4前后左右四道白光画出四道直线,宇航堡则同时发射一条垂直直线。直线闪过,炸弹精确击,只见卫星个红点,卫星向下一晃,突然红光一闪,卫星炸开。好像太空放个礼花。

炸开的岩石飞溅巨大的爆炸力,将岩石成功的送进主星的引力圈水星球天启来了一场石雨巨石如山坠入地面,将水面激起万米水浪天启经受巨大撞击,地壳板块破裂,大地颤动,火山喷发,岩浆喷涌且大气层的臭氧层开裂,水分子大量逃逸太空。

乱石纷纷坠下,小的在大气层燃烧,形成壮观的陨石雨但更多的是石雨。还有激起的水浪在万米高空降落,形成暴雨激烈的云层摩擦,形成闪电整个天启水球,被闪电围裹。

五兄妹欢呼:我们成功了!我们成功了!

这次爆炸,使卫4的百分之八十碎片坠入天启

强大的爆炸,强大的热能,使炸开的岩石通红。这些岩石经过天启的厚厚的大气层,使岩石的表面呈熔岩状态,他们落入水中后,岩石堆垒挤压,使岩石成为一个整体。天启迅速地长出山脉和山峰。

但也4的碎片绕天启飞行,运行了一段最后被天启的引力吸引,也坠入地面。有的被爆炸加速,结果还在绕主星运行。

五兄妹对卫4的残骸进行清理。

运行残骸的大块的有千米。五兄妹分别架单跟随,在它上面给它击碎,碎石坠入地面。小一点的石块,五兄妹放出太空机器人他们将碎石推入近地引力范围内

一时,太空很是壮观。机器人如天兵天将他们一个个推的推,顶的顶,大的岩石就两三个机器人去推,小的石块则一人一块。他们往来反复,纷纷将残石推进天启。天启星水面溅起一个个漩涡。剩余的零星的残骸五兄妹用高能粒子束将其化为尘埃。

天启星球由于卫四坠落,水蒸气逃逸使星球有了陆地且陆地面积占百分之二十多。而且因卫四的坠落,星球的潮汐小了,地表的云雨少了,温度高了。

倪永乐:现在天启的环境适宜生命出现,说不定几千年后,就会有植物、动物出现了。

尔非:还得等上上千年,太漫长了,不如我们把植物种子洒落一些,让植物先长出来。

阿邦达:对,撒些孢果菌种,为生命孕育创造条件。

仲开同:好啊!我们这就去办。

五兄妹驾单出发,分别向新生成的陆地洒下生命的种子。

倪永乐用漂流球装了植物种子,到海洋里

尔非:二姐,你为什么要用漂流球啊?

倪永乐:大地变迁还没有结束,漂流球的种子可保留上千年到时大地变迁平衡了,漂流球也开裂了,种子就会适宜的生长了。

阿邦达:哦,你是怕撒下去的种子被掩埋了,所以又放了漂流球?

倪永乐:是的。

仲开同笑了笑。

丽娅:那我们也在空中放些漂流球,让它在太空漂流,上千年后,落下地面,这不更好么?

“好”

大家让又向外抛了几个漂流球,漂流球里装着植物种子,胞果孢子

一项伟大的宇宙工程结束了。

不久这里就会有草原,树木,各类孢菌,当然也会有动物出现

五兄妹高兴地欢呼。倪永乐高兴地吟唱:

篇末主题歌:

天启星,

天启星!

巨浪滔天涌,

雷电列长空。

飓风扫天地,

何处觅生灵?

归途五兄妹,

转化有神功!

炸开卫四填大海,

陆地海中升。

撒下生命元,

百年得繁荣。

物化新天地,

可识当年小英雄。


十一 天苑星

五兄妹驾驶宇航堡来到了一个新的星系,远望这个星系就像一只大海龟,它正昂首游动。

倪永乐对照星谱说:“这是神奇的金龟星系。”

拉尔非高兴地说:“我们路过长鲸星系,这又出现了金龟星系,我们若游遍整个宇宙,还会碰上大鳄星系,巨鲨星系,这个宇宙的星系简直就是生物图谱,什么样的形状都有。”

欧丽娅翻看宇宙星系图谱说:“小五,还真有大鳄星系,巨鲨星系啊,不过不在我们回家的路线。”

阿邦达笑着说:“宇宙中有没有五兄妹星系?”

欧丽娅认真地说:“星系命名都是根据它的形状,哪个星系能像我们五兄妹?”

倪永乐说:“将来,我们去考察一个未知的星系,我们就将它命名为‘五兄妹’星系!”

仲开同也插话说:“我们开创的烟沙星系也可命名为‘五兄妹’啊!可惜,或来和玉妹不在,不然我们应该命名为‘七兄妹’。”

大家不免又思念起了吴或来和吴玉妹。

拉尔非说:“等我们地球也实现了天元社会,把地球环境改善好,我们邀请小六弟和小七妹来地球,我们七兄妹就可永远在一起了。”

欧丽娅:“是啊,我们要赶快回到银河系,我们要赶快回家,我们要努力在地球实现天元社会,迎接七妹和六弟!”

倪永乐阅读星谱高兴地说:“大哥,金龟星系的太景星族有颗行星叫天苑星,天苑星有生物!”

“什么?天苑星有生物,那一定有人类了?”大家围过来看。

仲开同:“我们锁定天苑星,去这颗星球考察。”

宇航堡驶向太景。

仲开同对照星谱说“这个星球水系充足,植被茂盛,动植物繁多,可是,这个星球还没有诞生人类,真有些遗憾。

拉尔非看看星谱说“大哥,这是四百年前天元人的考察记录,说不定现在有了人类。

倪永乐看了看星谱说天元人说这个星球有类人生物存在,叫什么大憨应该是灵长类,说不定是类人猿呢

欧丽娅:类人猿能进化成人么?

倪永乐:人和猿是两个物种,猿再进化,也进化不成人。

“可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就提出:人是类人猿进化的!”拉尔非说。

“达尔文说的类人猿是和猿猴一起生活在丛林的远古人类,但类人猿是人而不是猿。猿再进化也不会进化成人。这是因为人和猿的基因不一样。就像驴和马,它们是同一类属,长得也相像。但能说马是驴进化的?或说驴是马进化的?”倪永乐说。

拉尔非笑了:“二姐说的对!这是人们对达尔文进化论的误解。”

“当然了,二姐在天元可是学生命科学的!”欧丽娅说。

说着,宇航堡已来到天苑星上空,大家看大屏幕的航拍

星球的海洋陆地,高山,湖泊,森林、绿地,郁郁葱葱。

仲开同高兴地说:“这是一个美丽的星球,弟弟妹妹们准备好,我们驾单車近地观察。”

五架飞行器出现在天苑星的上空。

五兄妹飞过一个大山脉,飞过一条大江,来到一片丛林。

嗬!丛林里有各种树木,很多树结着果实,红色的、黄色的、紫色的、绿色的,大大小小,挂在枝叶间。

拉尔非高兴地说:“这里比我们非洲草原还美丽啊!”

“快看,那里有很多动物哎!”欧丽娅说。

大家一看可不是:在树林里,在草地上,有鹿,羚羊,还有斑马,还有大象。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动物们有的吃草,有的嬉戏,很是悠闲。

“看,树上还有,”阿邦达也惊喜地说。

大家将飞車隐形并降低飞行高度,调好远望镜的焦距,大家看得更真切了。

树间有跳跃的小猴,小猴有很多种类,有长臂的,有长尾的,有长着白眉毛的,有头上长长缨的,有棕色的,黑色的,黄色的,灰色的。

欧丽娅说:“看,那个较小的猴子,它的尾巴好大啊!”

倪永乐看了看笑了:“四妹,那不是猴子,那是飞行鼠,它有膜翼,能在树丛中滑行,瞧,它正吃树籽呢!”

欧丽娅:“噢,它在树中跳跃滑行还真像小猴。”

“快看,那株高树上,有白色的小猴!一个,两个,三四个呢”拉尔非说。

大家一看:小猴有四十公分左右,毛色雪白,它们大概是吃饱了,在一起玩耍,有两个在树枝上追逐,还有一对小白猴,一个正给另一个梳理毛发呢。

忽然,前面传来“呜呜”的吼叫声,

欧丽娅说:“这是什么声音?是狮子还是老虎的吼声?”

仲开同说:“不是狮子,也不是老虎,因为这里的动物没有恐慌。”

倪永乐说:“我们飞过去看看。”

五兄妹循声飞了过去。

大家仔细搜寻,终于在树下,发现了几个大型动物。那动物毛发棕色,体型胖大,没有尾巴。其中有一个直立起来,有二米多高,它晃动一颗果树,树上的果实掉下来,有两个同伴在地上拾起坐在地上吃呢。

欧丽娅说:“这就是天元人说的‘大憨’吧?”

“大憨?我们下車实地看看。”仲开同说。

五兄妹将飞行器隐形在林外,大家走出战車。

天苑的植物真丰富,地球上有的树木,这里都有,看,那是松树,柏树,那还有榆树,杨树……,矮一些的是果树:苹果,桃,梨,红枣,山楂,小黄果……。还有很多新品种。

五兄妹隐形来到“大憨”附近。“大憨”有四个,看来这是一个家族,两个小的,大的一雄一雌。大憨长得额头凸出,眼睛黄色,鼻子高大,嘴里有犬齿,脖子短粗,四肢粗壮。

倪永乐看了看说:“可能是大憨,但这大憨应该是属于灵长类,它的脚掌、手指和人的差不多,看它的长相好像是大猩猩。只不过它的比大猩猩长得高大、漂亮。”

那个晃树的“大憨”又吼了两声,远处,又有两个“大憨”两手着地跑了过来。

五兄妹看了一会,没有新的发现,就退了出来。

仲开同说:“我们到别的地方再看看。”

五兄妹驾車向西飞去。

他们来到一个新的大陆。

阿邦达:我们还是下車实地考察一下吧。

仲开同:好,我们选择登陆点,实地考察。

五兄妹飞过了丛山峻岭,选择一块临山靠水,有森林,有草原的地方着陆。

五兄妹各自下了飞車来到地上,倪永乐的麒麟兽欢快地跟着。

哇!这里简直就是一个美丽的公园。远处重峦叠嶂,树木森森,近处花草丰茂,果树葱葱,天空湛蓝,鸟儿翱翔,地上鹿跑羊奔,空气中弥漫着馨香

五兄妹高兴地在草地打个滚,倪永乐去草丛中摘朵花,花五颜六色,馥郁芬芳,花大的如葵,翻卷怒放,花小的似星星,斑斑点点,有的层层叠叠,有的簇拥,有的成串麒麟兽也这看看,那嗅嗅,走走停停。忽然欧丽娅停住了脚步,她向后摆了摆手,然后她弓着身子蹑手蹑脚向前走去。大家小心地围过去。麒麟兽也伏在倪永乐身边伸头观看。欧丽娅指着一朵金丝花。大家一看,金丝花的花芯落着一个鲜红色的小鸟,拉尔非上去一捧,原来是鸟形花蕊。大家哈哈大笑。

“哈哈,我们都被植物给欺骗了”拉尔非摸着头说。

笑声,惊动了植物上的昆虫,也惊动了植物。倪永乐指着一棵小树,大家看去:枝条垂下很多拉着卷丝的茎蔓,茎蔓上是一串串紫红色的小花。奇怪的是并没有风,那些花竟然自己跳动起来。大家拍手,它跳的更欢了。

欧丽娅说:“这是花儿在欢迎我们!”

倪永乐说:“这种花叫舞蹈花,他的花瓣有神经,能感受震动,一有动静,它便会跳舞,天元就有这种植物。”

“嗬,植物还真奇妙!”大家感叹。

拉尔非看到一种花,他跑了过去,大家也跟了过去。这是一朵紫色的花,花圆圆的,奇妙的是花中有一道圆圆的黄色花环。欧丽娅伸手一拨,那花叶竟然能分开。大家仔细看,这种花有六个花瓣,花瓣合起来就是一副图案。附近还有很多这种花,花色有红有黄,而花瓣中的图案也各不相同。有三角形,有正方形。阿邦达一指前面说,“快看,这花还有汉字‘中,山’,”大家过来一看,果然如是。

欧丽娅也喊着:“这花还有字母呢!”大家过去一看,一朵是“N”,另一朵是“M”。

倪永乐说:“这是图案花,如果人工培育,会出现比这大的花。”

仲开同说:“这种花如果人工培育,一定能拼出有趣的图案来。”

阿邦达:“这种花如果种植在公园里,拼成有趣图案和文字,那则是多么美的迎宾花啊!”

“那就拼成迎接五兄妹,迎接拉尔非!”拉尔非蹦蹦跳跳地说。大家高兴地又向草丛深处走去。

花丛中蜂飞蝶舞,这里的蝴蝶五颜六色,十分美丽。大的竟有手掌大小。蜜蜂嗡嗡嘤嘤,从这朵花飞向另一朵花。忽然,欧丽娅招手,她小声喊:“二姐,快来看。”大家蹑手蹑脚走过来,一个蜂样的昆虫正在花心采蜜。只不过这种蜂比蜜蜂大,它的后腿很长,最奇怪的是它长着一对晶莹的筒子。倪永乐看了,她小心用枝条去赶,这蜂忽然筒子伸开,竟是翅膀。倪永乐说:“它叫卷翅蜂,它的翅膀卷缩起来,便于在花中搜集花粉,这种昆虫天元也有。”

拉尔非说:“我们要能得到它们的卵,回地球也孵化一些多好。”

阿邦达:“等到宇宙社会形成,我们一定来采集一些新的物种。”

倪永乐:“这个星球的物种比我们地球还丰富,难怪天元人管它叫天苑星,它还真是天然生物园呢!”

草丛中有很多果树,果实有红的,黄的,绿的,紫的,粉的;有的像桃,有的像苹果,还有成串的,像葡萄。拉尔非跳起摘个果子,小麒麟兽也前窜后跳,这嗅嗅,那闻闻。

草中有食草类动物,有的像鹿,像羊,有的像像鼠。树有各式各样的鸟。这些鸟颜色鲜艳,有的长着飘洒的尾巴,如鸾如凤有的长着长缨,唯美漂亮。欧丽娅拿起相机拍录。

五兄妹正往前走,突然草丛中出现一个圆圈,圆圈外层色,里层金黄色。圆圈快速地向前滚去。五兄妹正在惊讶,麒麟兽蹿了上去。它从圈左钻圈右,又从圈右钻到圈左,它在草地玩起了钻圈也怪,那个圈会自动拐弯,它左拐右拐想摆脱麒麟兽,可麒麟兽兴致正浓,它干脆跳到圈上,玩起来滚圈。突然那个圈一蹦,圈没了,一个金黄色的动物拖着长尾巴向草丛中跑去。它身体细长,从头到尾有三米,高有一米,它跑起来身体一躬一躬的,就像一个欧姆符号

啊!这个圈原来是个小动物。”大家惊叹地说。

大家蹦蹦跳跳边歌边舞继续往前走,突然草丛中滚出一个金黄色的球,球有皮球大小拉尔非飞起一脚踢去,那个球从草丛中的一声,圆球前面带着尖后面带着个毛尾巴射向空中,球逐渐变小,像箭头一样射向远处。大家一愣。

啊!这是气鼓兽,他有气室,体内会有物质产生大量气体,气体将身体鼓成球,然后突然将气门打开,气流喷出,它凭借气流的推力飞向远方。倪永乐解释说。

“哦,我们在天元的科技室里见过这种东西的模型。”欧丽娅说。

嘿,大自然真奇妙,动物千奇百怪。

草地上飘来一些随风飘的植物的种子有小伞状的,漫天飘舞还有翅膀状的,从山上飘落下来还有球状的,一个个透明的小球,里面装着黑色的籽粒,小球可以在水上漂啊漂还有的种子身上长着长丝,风一吹,长丝便在空中起来。

五兄妹高兴地在草地上跳啊,跑啊。前面有一颗婆娑的大树,树结满了荚,拉尔非跑去刚要伸手去摘,不料“啪啪”那树上的荚开裂,里面射出黑色的弹丸,打在拉尔非的脸上,拉尔非滚到了一旁。大家笑了。

倪永乐说:植物的种子成熟时有各种播放的方法,这就是弹射方法,你们看它的荚呈梭子形,它成熟时会的一声,果皮开裂,果皮快速收缩,种子会被弹射出来

大家说说笑笑向林中走去。  这里的树木进化的更是千奇百怪,有高高的,它的树干是棱形,好像是门扇。还有的树干十分光滑,它上面的动物都是脚带吸盘的,它们能在光光的树干上自由行走。有的树冠呈球状,叶子是圆的,枝条直直的,齐刷刷的分散开,就像一把巨大的伞。还有的树长着长长的飘带,飘带如花似叶,红红的随风起舞。有一种树,它是靠根繁殖,他的根裸露地面,像一根大管子,根会向前缓慢爬行,每年长十几米,每年都会从根上长出一颗幼芽,几年,这颗幼芽就长成大树。这些树在草原生长,会出现一排一排的树,好像人工种植一样。  

阿邦达说:“如果把这种树栽在公路两旁,它自己就会美化绿化!”

大家正在观赏谈论,欧丽娅指着前边一棵植物说,“看那好像是棵大萝卜。”大家一看:可不是,白胖胖的身躯,头上有枝条,有绿叶。麒麟兽跑了过去,大家也跟了过去。到了近前,倪永乐说:“这是一种汁液树,”说着她拿出小刀,向树干一刺,刀拔出来,有乳白的汁液流出,倪永乐喝一口,她说,“谁渴了,喝口树乳。大家都来品尝,”大家都吮吸一口,咂咂嘴:“嘿,清爽,还很甘甜呢!”大家赞道。

大家来了兴致,继续往里走,前面又出现一种奇特的树:树干是黑色的,它的枝干十分苍老,它的叶片很小,圆圆的,黄色,好像是一枚枚铜钱。

拉尔非跑过来说:“快看,这是一棵摇钱树,树上结满了铜钱。”

大家围过来观看。

阿邦达说:“可惜,它要是金币就好了。”

倪永乐仔细看了看说:“这是十分珍贵的铁贞树,是石树的一种,也是很好的建材,这种树树干十分质密,枝条十分坚韧,它的树叶可以几十年才脱落。它的密度比水大,所以它在水中会下沉,而且这种树质地十分致密,普通的刀斧都很难砍动它。”

拉尔非:“二姐不愧是学生命科学的,这里很多动植物你都认识。”

倪永乐一笑:“天元著名的动植物我倒认识一些。”

拉尔非就地一跃,他摘下两片树叶,树叶仅铜钱大小,厚墩墩的。大家互相看了看,用手掂了掂,感觉比其它树叶要沉。阿邦达拿起一片,他一甩手,叶片飞出,射在一棵白杨树上,叶片竟镶了进去。

拉尔非:“这树叶堪比铜钱镖,这要是用它打人,是很好的暗器。”他也将叶片向铁贞树一甩,几枚叶片落地。

五兄妹各自珍藏几枚树叶。

树林里的动物更是多种多样,有窜蹦跳跃的小猴,有灵活的跳鼠,还有各种鸟树下有来乘凉的动物,大象,鹿,羚羊,还有一些不知名的动物,它们在林中戏耍

拉尔非蹲在树下观看,一个有一尺多长的小动物,褐色的皮肤,它长着字型的嘴,它的上下牙齿如刀,它的左右牙齿如锯,它正在食树根长出来的嫩枝。

那边一颗长满红果的树上,还有一种一样的动物的舌头满倒刺,它正骑在树枝上,两手捧着一个桃大的红果,它正用带刺的舌头舔食水果。

还有一种像树懒一样的动物,它趴伏在树上,行动缓慢,离它一米多远的地方有一个树蛙,那树懒样的动物一张嘴,突然一条红色带子射向树蛙,树蛙被带刺的带子刺中,树蛙被树懒样动物卷到嘴里。

“这动物爬行很慢,可它的带刺的舌头却很快,一米之内的小生物都能被它的舌头击中。”阿邦达感叹地说道。

树上有的着红红的果,可是枝条却长着密密的尖刺,还有的果实长着绒毛,细看,那绒毛还有小钩。但是,就是这样的带刺,带钩的树也有不惧的小动物在针丛中采摘果实。

大家继续往里走,倪永乐突然向一颗小树跑去。这棵树仅一人多高,却开着上千朵黄绿色的小花。倪永乐惊喜地说:“这是千年老人参。”

“什么?人参,”大家都跑了过去。倪永乐说:“你们看,它是伞形花序,花瓣5而且顶生花小花菩钟形,这是人参的特征。

拉尔非说:“快,我们马上把它挖出来,它的根说不定长成老头了。”

欧丽娅说:“这颗人参啊!说不定长成拉尔非的样子呢!”

大家大笑。

倪永乐说:“这棵参我们不能挖,它马上就要结果了,现在不是开采季节,再说,它长了上千年也不容易。这里没人采摘,说不定它还能成活上千年呢!”

拉尔非惋惜地嗅了嗅花叶说:“人参,人参,你好好长着,最好长出五个小老头,到时,我们五兄妹来请你们去地球。”

大家笑了,又向里走去。刚走几步,阿邦达指着树上说:“二姐,你看那是什么?”

大家抬头一看,在树高十几米处有一颗红褐色的东西,好像云朵。麒麟兽“哞”的一声窜上树,它三爬两蹿就到了那个红褐色色的东西跟前。它左看右瞧,还用鼻子嗅了嗅。然后它向倪永乐哞哞两声。

倪永乐说:“啊!麒麟兽告诉我,那是一颗灵芝。”

“啊!是灵芝,把它采下来。”

麒麟兽用爪子将灵芝打下,倪永乐双手接住。灵芝有盆口大小,共四片叶果,茎长有二十多公分。大家欣喜地互相传看。

大家高兴地往里走,倪永乐嗅了嗅说:“咦,有一股香气。”大家也都闻了闻,果然有香味。麒麟兽“哞”的一声向左方跑了去,大家也跟着走了过去。

远处,有一株高大的柏树,柏树上有闪亮的晶体。倪永乐高兴地说:“这是一棵香柏树,它不但木质有香味,它还能分泌出香脂叫凝香,那些结晶就是凝香丹。”

大家跑过去,凝香丹有葡萄大小,金黄色,圆润如珠,拉尔非爬了上去,他抠下两粒用鼻子嗅了嗅“真香,”然后他扔给倪永乐和欧丽娅,“二姐,四姐,你们有香料了。”他一回身,跳了下来。

大家看,凝香丹金黄色,透明,真有如珠子,用手指一弹凝香丹发出清脆的声音,它的质地很坚固。用手一擦,手指便有淡淡香味。

阿邦达说:“这种凝香丹回地球也是宝物。”

倪永乐说:“是啊!我们地球还没有香柏树,所以也就没有凝香丹了。”

倪永乐和欧丽娅收好凝香丹,大家又往里走。

突然,麒麟兽“哞”地叫了一声。倪永乐说:“小心,前面有动物。”

大家警惕地小心地往里走。突然,树上有吱吱哇哇的叫声,大家循声望去,树中有灰色无毛动物,动物高有二尺,耳朵圆而尖,好像树叶,眼睛红色,鼻子头是黑色,长得很像人,只是手脚都是四指,指间有蹼,奇怪的是他们的腰间或围树叶,或缠红色带叶。它们的动作极其敏捷。他们看到五兄妹,吱吱哇哇地叫着。不一会,树上来了几十个这样的灰皮动物。

拉尔非向灰皮挥挥手,嘴里喊着:哎,你们好,我们是地球人,我们来看你们了,我们是你们的朋友!不料那些灰皮手拿坚果向五兄妹抛来。麒麟兽的一声,窜到树上,那些灰皮蹭蹭的跑了。大家大笑。

五兄妹沿灰皮走的路线走去。前面出了林子,来到群山脚下。

十几个灰皮边嗷嗷叫着,边向山里跑去。他们不时回头向五兄妹抛掷石块。

仲开同:这可能就是天元人说的类人动物,只是这种动物太小了。

倪永乐:我们跟踪它们,看看它们的生活习性。

大家正商议着,突然两个灰皮带领群伙返回来向五兄妹投掷石块,拉尔非大吼一声,它们的一声向山里跑去。

五兄妹在后面跟随,翻过两道山梁忽然,远处传来吼叫声。五兄妹一愣,快步向声音方向走去。

了一个小山头,前面的声音更真切了。五兄妹一看不禁大惊,里面是一场殊死搏斗。个巨大的动物正在围捕两头巨兽。动物高有浑身长着浓密的毛,能直立行走。一个黑色的手持木棒,一个棕色的手拿石块,一个棕黄色的它们动作敏捷。巨兽很像狮子,脖子上有鬃毛,毛色金黄,狮兽长有米,高有两米,它凶猛地张开血盆大口,露出獠牙,左冲右突,不时发出呜呜吼叫。四周布满了手握石块的灰皮,只要怪兽跑出,灰皮就会投掷石块阻拦。

五兄妹疾步跑去。

倪永乐看了看说:黑色、棕色、棕黄色的动物很像大猩猩,这是天元人说的大憨吧?

阿邦达:“它们和我们先前见的大憨是同类么?”

倪永乐:“不是,这又是一个品种,它的耳朵是圆的,而且它们行走动作很接近人类了。”

欧丽娅:这大憨还真像人啊,只是个头太大了

这时,一头怪兽被木棒和石块击中,倒下。另一个拼死冲出,正撞上五兄妹。阿邦达和拉尔非快步上前,巨兽大吼一声扑来,阿邦达窜上一拳,正打在巨兽面门,巨兽鼻子鲜血涌出。巨兽晃了一下,拉尔非飞起一脚踹在巨兽肩胛部,巨兽翻滚了一下,正好赤手大憨赶到,它大吼一声,一脚踏住巨兽,它一弯腰,一手拽住巨兽鬃毛,一手拎起背上的毛皮,它大吼一声,把巨兽举起,向前一摔,巨兽轰然倒下,抽搐着,爪子扑腾着,鼻子,嘴里流出鲜血。小灰皮拍手呼叫着。

“嗬,这大憨好大的力气”仲开同赞叹地说道。

拉尔非说:“三哥,你和它能有一比,有时间,你们较量一下。”

大憨发现了五兄妹,它们放下了巨兽,来到五兄妹前边。那个赤手的大憨向五兄妹吼着,那个黑色的大憨横着木棒,那个棕色的大憨举着石块向五兄妹逼来。麒麟兽“哞“的一声跳了过去。

仲开同说:“快,别叫麒麟兽伤了大憨,它们对我们有敌意,我们暂且退下。

倪永乐唤回麒麟兽说不如我们和它们玩魔术,我们隐形跟踪它们。

拉尔非一声呼哨,五兄妹一转身,不见踪影。

巨人和灰皮都莫名其妙。它们四处寻找一番,那个赤手大憨吼叫一声,两个大憨各自扛着一头巨兽回山了,那些灰皮叽叽喳喳地跟在后面

他们竟是一伙的。

五兄妹隐形跟在后面。前面不时传来吼叫声。又有几个大憨,他们扛着捕获的牛羊一样的动物归来。

大憨一行过了两道山梁,山势越来越陡峭,景色越来越幽深

这里怪石嶙峋,怪树丛生,地势险要。对面是一座险峻的高山,大憨们从一颗巨大的树旁走过,跳过一个山涧,攀上对面陡峭山崖。向里走去,四指灰皮叽里呱啦地在后面跟着。

大家来到树前。

这棵树好怪啊!怎么是很多树长在了一起。下段的树十几棵,棕色,有一米多高,横斜长着,十分沧桑。树爬行了十几米三五棵聚集在一起斜着往上长,长有两米多,旁边的树聚拢过来,它们又长在一起,长成了三棵树,树干也一节比一节粗,树干上长出柔嫩的枝条。三颗树又斜着长三米多,这三棵树最终也长在一起。这回树干是直着往上长,长成的树干十分粗大,树径有两米多,树干往上又长有十几米,分出很多树枝,树枝长出茂密的枝条。枝条长着毛茸茸的小叶,枝条垂下。枝条很柔很长,风一吹,好像玉女摆发。

倪永乐围着树走了一圈说:“这树叫龙爪树,是根干一起长的树,我们看到几棵树长在一起,其实那是它的根,上面竖直生长的才是它的树干。”

大家仔细看,可不是,树根盘盘错错,缠缠绕绕,支支撑撑,分分合合,裸露着,斜长着,这真是一棵奇异的树。

五兄妹来到山涧前,山涧有六米多宽,中间有一棵树横长着,树头抵在对岸,大憨灰皮就是踏着树跳过去的。五兄妹也相继跳了过去。前面还要攀爬十米多高的峭壁。峭壁上有凸出的石脊,大憨和灰皮是扒着岩缝,踏着石脊上去的。

这段峭壁难不住五兄妹,他们各展身手,三攀两越就来到了上边。转过山身,里面地势开阔。这是个山腰,山腰有个山洞,洞口有七八米宽,高有十几米。

山洞前,有大憨的孩子,还有雌性大憨们哇啦哇啦的交流着。不一会,又有几个大憨从另侧上来,他们有雄有雌,有的用藤条穿着鱼,有的用树叶兜着野果、白薯。那些小灰皮则兜着干果,水果。

山洞周围有一个个白褐色的原形的东西,好像蘑菇头,拉尔非说:“看,大憨在山洞旁还种植了蘑菇。”

倪永乐摇摇头说:“那不是蘑菇,蘑菇没有那么大。”

拉尔非不服地说:“二姐,这不是地球,地球的猩猩还没大憨这么大呢,所以,这里的蘑菇一定比打球的大。”

欧丽娅说:“我去采摘一颗,大家看看不就知道了。”

拉尔非说:“四姐,你别去了,那块山势陡峭,还是我去吧。”说罢,他隐形越过大憨,去采蘑菇了。

一个蘑菇慢慢移来,突然,一个灰皮发现了,他哇啦一声,那些灰皮都转过身看这行走的蘑菇。拉尔非见灰皮发现了,他索性举起蘑菇快速跑了过来。拉尔非隐形,那些灰皮、大憨看不见拉尔非,只看见他们的“蘑菇”飘了过去。那些灰皮惊呆了,大憨也都大吃一惊。“怎么,这个东西自己飞起来了?”

拉尔非回到隐身的大石后,大家看这“蘑菇”。欧丽娅上去敲了敲,倪永乐上去晃了晃,原来这是一个大贝壳。贝壳好像Ω,直径有一米,里面有鸟毛,丝絮。原来这是灰皮的房屋。

几个大胆的灰皮走来,他们察看自己飞来的家。拉尔非将贝壳朝灰皮滚了过去,一个灰皮跳了进去。贝壳停住了,那个灰皮钻了出来,它和另两个灰皮将贝壳抬了回去。

山洞旁有火塘,大憨们拿着干柴拢着火,那些大憨开始用石刀分解捕获的野兽,他们先将野兽剥皮,然后用石斧砍断野兽的四肢,开膛破肚,一块一块的断开。接着他们便用竹条木棍穿起兽肉在火上烤。肉香味在山里飘荡。

大憨将肉末,还有肉块分给小灰皮。小灰皮则将坚果、水果捧给大憨。小灰皮们呼叫着散在一旁去吃

嘿,他们有合作,还有交换。仲开同说。

倪永乐:你们看,那个赤手摔死巨兽的大憨是个首领。

大家看,他高高坐在一块巨石上,手握一个野兽的大腿,正在撕食。

五兄妹也饿了,他们来到一个偏僻处所,大家现形拿出罐装食品开始午餐。

大家正在用餐,忽然传来隆隆雷声,五兄妹看看天,天上响晴没有乌云。欧丽娅站起来循声望去,忍不住笑了,她指了指远处的大憨,原来是两个大憨吃完睡着了。阿邦达说:“难怪天元人管它们叫大憨,它们真是鼾声如雷啊!”

拉尔非快速地吃完,然后他就闭目打坐。

欧丽娅说:小五,你吃完饭就练功啊!

阿邦达突然小声说:你们看,那个大憨在干什么?

大家望去,只见睡觉的大憨醒了,大憨首领一会拍拍膀子,一会挠挠大腿,一会抖动身子嘿嘿大笑,一会大发雷霆,自己打自己脸,脑袋,一会站起来跳动,一会躺在地上打滚。大家莫名其妙。其它大憨也都奇怪地围过来,他们哇啦哇啦地喊叫。

拉尔非则乐的前仰后合,这时,那些围上来的大憨也像中了魔一样,一个个扑打自己的身上。

欧丽娅说:小五,是不是你搞的鬼?这是你的五灵侠吧?

大家明白了:是小五的五灵侠隐身搞的鬼。

拉尔非的五灵侠一个个手拿小棍,飞行侠用小棍挠挠大憨首领的脚心,捅捅他的胳肢窝,跳上他的肩头骚骚他的耳朵,用手拽一拽他的胸毛,大憨打也打不着,抓也抓不到,气得他哇哇大叫。

那些大憨都拿起子,胡乱地打一下,西打一下。

仲开同说:小五,耍一会就行了。大憨还再敌视我们,你不要胡来。

好了拉尔非抖抖手腕,真好玩

忽然,一个大憨哇啦哇啦的大叫,后面的洞里冒出浓烟,洞口起火了,大憨哇啦哇啦地跑过去。是洞口的干树枝着起来火,火封住了洞门。那个雌性的大憨喊着,向洞里冲去。

拉尔非一抖身,他的五灵侠现了原形,一个个向火海冲去。

遁甲侠和飞行侠一闪身钻进了火海,金精侠跳到火堆中扑打,五兄妹也过来,仲开同拿出笔对准大火射出黑色射线。火海中滚出两个人影,是拉尔非的遁甲侠和飞行侠,他俩一人抱出一个小憨。

他俩把小憨交给雌性大憨。憨妈妈看到自己的孩子救出来,高兴地哇啦哇啦直叫,紧紧抱住小憨。她的手臂被烧伤。倪永乐上前,用药水涂在她的手臂上,药水有止痛疗伤作用,憨母用感激的目光看着倪永乐。

火扑灭了,大憨首领看着五兄妹,他不再敌意了,他拍拍自己的胸膛。五兄妹也学他的样子拍拍自己的胸膛。

山洞的灰烬清除了。大憨首领哇啦一声,他带领大家下山去了。

五兄妹跟在他们后面。

憨王带领大家走下一段陡峭的山壁,山势变缓,大家走过一个山湾,跨过一个小溪,前面出现一个湖泊。湖里有很多灰皮在洗澡,大憨们一个个灰头灰脸,他们跳到河里洗了起来。

岸边有竹子,树木。这里有一种奇怪的植物,它的叶子像竹叶,左右对生,主干则张成一节一节的葫芦形。我们就管它叫葫芦竹吧。葫芦竹粗的有一搂粗,高有二十多米。

五兄妹好奇地走了过去,咦,这竹子的葫芦怎么有洞啊!洞有碗口大小,很圆。五兄妹越发惊奇。麒麟兽也好奇地蹿了上去。这时,有几个灰皮哇啦哇啦地跑来,它们也蹿上葫芦竹,去驱赶麒麟兽。倪永乐明白了,她唤回麒麟兽。拉尔非问:“二姐,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倪永乐一指说:“你们看。”大家看去,一个灰皮钻进洞去。大家明白了:“这是灰皮的家。”

大家赞叹灰皮聪明。

大家沿葫芦竹林往里走,里边还有一种奇怪的树,树干十分光滑,树干的直径有三四十公分,树干的枝杈都是三叉形,在主干三叉树丫处结着一个紫红色的果,果的直径大的有一米,小的也有六十公分。果实离地有十几米。

拉尔非:“这真是奇怪的果子,我去摘一个,”他刚蹿上树,却从果实后面蹿出一个灰皮。灰皮站在树枝上,向五兄妹叫着。拉尔非滑了下来。

倪永乐绕树转了一圈,她说:“这种果实应是丝绵瓜,丝绵瓜成熟果皮呈紫红色,像紫铜一样,它的壳十分坚硬。它的籽粒长在丝绵里,瓜嫩时可食用,味清香,成熟的籽粒有核桃大小,油脂丰富,也是很好的坚果,它的丝绵质地柔软,是纺织材料。这可能是灰皮的产房。你们看,那里是它的洞口。”

“啊!灰皮用它做产房一定温暖舒适!”大家感叹地说。

“这种丝绵瓜是这树上结的么?”阿邦达问,

“不是,丝绵瓜是葫芦科一种,是蔓类植物。”倪永乐回答。

“可是,这灰皮是怎么把这么大的东西运上去?安放在树杈上?”仲开同问。

“这个,还真是一个问题。”大家摇头。

忽然欧丽娅说:“我知道了,灰皮是在树小的时候安上的,然后,树越长越高,灰皮的家也就升高了。”

倪永乐说:“有道理,如果是这样,那灰皮的智慧可是很高了。我们再走走看看。”

大家沿着三杈树走,突然,拉尔非一指:“你们快看。”

大家看去,一个灰皮爬在三杈树上用一根绳子,往上吊丝绵瓜呢!地面有个灰皮再摆弄丝绵瓜。

“丝绵瓜圆圆的,灰皮是怎么捆绑的?”阿邦达说。

仲开同说:“今天是开了眼了,我们隐形过去察看一下。”

五兄妹隐形来到灰皮作业现场。这是一对年轻灰皮,它们正在安自己的家。树杈高有十米,大家一看丝绵瓜,丝绵瓜有八十公分,丝绵瓜被开了一个洞,里面金黄的丝绵被搅成了一根绳拉出来,上面的灰皮拉着绳子往上爬,地下的灰皮旋转丝绵瓜,使丝绵成经绳。上面的灰皮爬到三杈口,它站在三杈树枝往上拽绳子,地面的丝绵瓜便往上升,地面的灰皮也往树上爬,边爬边用手托着丝绵瓜,不让其旋转。

“嘿,这灰皮的智商满高的!”五兄妹心中赞叹。

五兄妹回到湖边。

湖面上有一根根葫芦竹,青竹,灰皮在上面当船划,而且,灰皮也是游泳高手,它们呼的一下潜入水中。一会,他们露出水面,手里捧着活蹦乱跳的大鱼。它们把鱼抛到岸上,岸上的灰皮便用藤条将鱼穿起。

五兄妹在水中洗洗手,感觉水有些温热。

湖面碧波荡漾,湖水清澈,湖里有各种水生动物。拉尔非的赛龙侠来到水里,它身体轻盈能在水皮上行走,他在水面快速滑行,大憨,灰皮都看呆了,赛龙侠踏波越浪来到湖心,后面灰皮跟了过来,嗷嗷喊着。赛龙侠一个猛子扎进水中,他在水中看到了一个有三米多长的长着利牙凶猛的大鱼。大鱼张开大口向他扑来,赛龙侠迎上去,双手扒住大鱼的两颚用力一掰,大鱼的嘴被分裂,赛龙侠向上一跃,他手拎大鱼,踏出水面。

灰皮们欢呼,赛龙侠将大鱼仍给了洗完澡的大憨。

仲开同招呼兄妹:这水有些温度,我们沿湖边看看。

倪永乐一指远处说:那里雾气缭绕,我们过去看看。

五兄妹走了过去。

这是注入湖泊的溪流,溪流冒着热气。五兄妹朔流而上,发现了温泉,温泉的水翻滚着水花。遁甲侠,金刚侠,金精侠搬来石头,五兄妹踩着石头来到温泉

倪永乐高兴地说:这水的温度足有百度,看水都开了。

欧丽娅说:二姐你看,这里有好几处温泉呢!

大家一看,可不是,附近就有四处温泉。泉眼冒出翻开的水。倪永乐拿出一台小仪器检测水样说:这水矿物质丰富,是很好的矿泉水啊!

大家用匙勺饮用一口。

欧丽娅喝后咋咋嘴说“呵,好甜啊!

仲开同站起说遁甲侠、金精侠、金刚侠、飞行侠,你去找点谷物,或薯类,赛龙侠,你再去弄几条鱼。

拉尔非说:大哥,你要在这里作晚餐啊!

仲开同:我们让灰皮,大憨们知道,食物可以煮着吃。

五兄妹的举动,吸引来了灰皮和大憨,他们看着五兄妹。

仲开同向他们招招手,拍拍胸膛。

大憨和灰皮们也都踏着石块来到温泉。

忽然拉尔非大叫一声:大哥,金刚侠遇到了凶猛怪兽,是一头巨大的野猪,要不要捕获它?

仲开同:好吧,捕获它,就算给大憨献的礼物。

原来四侠来到一块植物丰茂的野地,这里有苞谷,有豆类,还有薯类根茎植物。还有很多菌类。

四侠分散开来,摘苞谷的,挖白薯的,折豆枝的。

突然,薯地里传来呼哧呼哧声,金刚侠一看,是一个巨大的褐色动物,它长着长而弯的大獠牙,好像大象,但仔细一看,那家伙正用獠牙豁地,地下的白薯被翻出来。啊!原来是一头野猪”。只不过这个野猪太大了,简直就是一头小象。金刚侠上前去捡现成的白薯。野猪发现了他。它大吼一声,向金刚侠冲来。金刚侠一闪身,双手抓住了它的獠牙,金刚侠用力一甩,将野猪到,金刚侠又一翻,野猪被个脚朝天。野猪四肢乱扑腾。金刚侠一手摁住它的獠牙,一手攥成铁拳,向野猪的脑门就是一拳,这一拳简直就是一铁锤,野猪的眼框塌陷,紧接着,金刚侠又是两拳,野猪脑骨碎裂,野猪不再扑腾

遁甲侠,飞行侠向他伸出拇指。金刚侠扛起野猪回去了。

四侠回来了,大家迎了上去。大憨见金刚侠猎获了一头野猪,非常佩服,他们拍照胸脯哇啦哇啦地叫着。金刚侠将野猪扔到了憨王身边。大憨们高兴地用石块将野猪解剖起来。

飞行侠、遁甲侠、金精侠将他们找到的苞谷,大豆,稻谷,白薯交给五兄妹。

大家看苞谷就像玉米,只不过它长成圆形。还有几个大白薯,红薯,一个个像个胖娃娃,白薯还带有黑土。豆枝挂满了豆荚,豆荚有半尺长,里面的豆圆鼓鼓的,稻谷也都颗粒饱满

大家扒苞谷,洗白薯红薯,摘豆荚,搓稻谷

赛龙侠也过来了,他一根绳穿着四大鱼,鱼像鲤鱼。只是头大了些。阿邦达和拉尔非将鱼鳞刮去,将鱼剖开处理完毕交给了欧丽娅

倪永乐、欧丽娅、金精侠他们将稻谷,豆粒用竹筒装上,同苞谷,白薯,大鱼放在温泉口煮了起来。

金精侠不断地翻腾着。

仲开同用刀刨开葫芦竹,将他们做成一段一段的。每一段就是一个瓢。

一会,食物煮熟了。他们将苞谷,白薯,鱼段放在竹瓢里。

倪永乐品尝了一口:嗯,别有一番风味!

大家纷纷品尝。那些大憨、灰皮看着,哇啦哇啦地叫着。

五兄妹将食物分给大憨和灰皮,他们迫不及待地吃了起来。

大憨啃起了苞谷,小憨吃白薯,灰皮抢鱼片,还有的捧着竹筒饭,大家吃的非常香。有几个灰皮学者五兄妹的样子,将捕来的活鱼叉上用沸泉煮食。还有大憨将刚剖开的猪肉友好地递给五兄妹,五兄妹将猪肉放在温泉上煮,一会,肉煮好了,五兄妹将肉给大憨和灰皮,它们高兴地叫着,吃着。大憨觉得水煮的兽肉很好吃,也都纷纷切割猪肉用水煮。

五兄妹看着他们吃的津津有味,很是高兴。欧丽娅将包中的食品罐打开,将食物分给大憨和灰皮,他们先是看,然后嗅,接着就大吃起来。吃完了,他们拿着盒罐玩耍。将盒罐抛来抛去。一个灰皮用盒罐舀水饮用。其它的灰皮也纷纷拿盒罐舀水。

五兄妹刚吃完,一个胆大的灰皮过来,将铺地的桌纸拽了去,它跑到远处拿着雪白的薄薄的纸正面看看,反面看看,然后它站在上面往自己身上比划着。原来它是想用纸作围裙。可是,桌纸有两米多宽,灰皮嫌其太大,便用力去撕,试图撕开。五兄妹的桌纸是特殊材质制作的,灰皮根本撕不动,这时,又过来几个灰皮,大家一齐扯的扯,拽的拽,撕的撕,咬的咬,但还无济于事。

五兄妹拍手哈哈大笑。

憨王看了,它咕噜一声,来到灰皮跟前,灰皮将纸给了大憨。大憨看了看,他哇啦一声,然后将纸围在自己脖子上。

憨王美的手舞足蹈,其它大憨也过来观看。

阿邦达一拍脑袋看了看对大家说:“我想好了一个对联的上联,请四位帮我对上下联。上联是:大憨打鼾鼾如雷,请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对出下联。”

拉尔非说:“三哥好兴致,我可不会对对联,要搞文字游戏,还得是二姐。”

欧丽娅也说:“我更不行了,二姐,大哥,对句是你们中国人的专利,你们俩对吧。”

仲开同说:“老三汉语功底不错,这个上联出的很绝。大憨打鼾中的‘大’和‘打’,同音不同调,‘憨’和‘鼾’同音不同形,要工整地对出下句还真有难度。我不行。”

阿邦达看着倪永乐。

倪永乐看看阿邦达说:“三弟确实厉害,能见景生情突发灵感,莫不是你有了下联,故意考我们?”

阿邦达说:“没有,我也是想了半天,没想出下联。”

拉尔非说:“我们不耗费这个精力,回到地球,把这个对联的上句发布到网上去,让大家来对,如果都对不上,三哥,你这个就是绝对。”说着,他向阿邦达一翘拇指。

倪永乐说:“我试一试,三弟是拿大憨出的联,要对下联就要想到灰皮。大憨,小灰……,小灰,不行。”她沉吟着,忽然看到大憨的白纸,说,“有了,下联是:四指撕纸纸若巾。”

仲开同一拍手说:“妙,妙对。‘四’与‘撕’同音不同调,‘指’与‘纸’同音不同形,完全符合上联格式。”

阿邦达一伸大拇指:“二姐,佩服,佩服。”

倪永乐说:“这灰皮长着四指,它才刚撕纸巾,这也是天成。难得三弟聪明,发现了这个妙对。”

大家鼓掌喝彩。

仲开同高兴地说:“大家看看,我们返航前应该再为大憨,灰皮再做点什么。

大家聚集在一起商议。

温泉的南面有很多耸立的巨石,就像石林,其中有一根有十米多粗,高有百多米,远远望去,就像一座石塔,直插云霄。一些大鸟喜欢在石塔的肩峰上栖息。

五兄妹来到石塔下,沿塔走了一周。

仲开同说:这真是天然的石塔啊!

阿邦达说:我们修饰一番,让它成为真正的石塔。

倪永乐:我们再在上面放个标志,证明高级文明来过此地。

欧丽娅:那就放一尊人物像吧!让灰皮,大憨记住人类。

拉尔非一伸拇指说四姐真有创意。”欧丽娅得意地一笑。大家也都赞同。

仲开同:好,阿邦达,你回宇航堡选择一块大的荧光石,打磨成人型,我们就安装在上面。拉尔非,让你的遁甲侠和飞行侠上去察看一下,那些大鸟是否筑巢。

遁甲侠和飞行侠一纵身攀上石塔,他俩飞速地行进,无论是光滑的岩壁,还是有攀手是石突,他们都行游有余。

麒麟兽也“哞”的一声蹿了上去,他们像比赛一样,快速攀爬。遁甲侠和飞行侠都是攀登高手,麒麟兽更是攀援见长,不一会,他就先后攀上了高处,遁甲侠向下一挥手,

大憨和灰皮惊地看着。

上边有几只大鸟在石崖上,二侠隐身攀了上去。来到塔顶,他们才现身。他向五兄妹招招手说:石壁很坚硬,石缝中有花草,有菌类。大鸟没有鸟巢。”麒麟兽也在上面“哞哞”叫着。

的喊声,惊动了下面的大鸟,大鸟抬头看看,它们飞了起来,分别向遁甲侠飞行侠和麒麟兽攻击,原来是他们进犯了它们的领地。麒麟兽在塔顶一纵身,它竟飞在空中落在大鸟背上,大鸟大惊,煽动翅膀飞向蓝天。

欧丽娅惊讶地说:“二姐,你的麒麟兽真是神兽,它能在空中飞行,还能驾驶大鸟。”

飞行侠一闪身,凌空一跃,伸手抓住一只飞来大鸟的腿,大鸟尖叫一声,拼命煽动翅膀,它被飞行侠抓住,慢慢降落下来。其余的大鸟也不再进攻,它们在空中盘旋鸣叫。

忽然一道光线,麒麟兽从空中落了下来。

飞行侠到了地面,灰皮们围了过来,它们还没猎捕过这么大的鸟,两个大胆的灰皮上前来抓大鸟的爪子,飞行侠一松手,不大鸟翅膀一扇,它带着两个灰皮竟飞了起来。灰皮吱吱哇哇地叫着,大鸟越飞越高,两个灰皮只好撒手,从空中跌了下来。飞行侠和赛龙侠飞身接住。灰皮们手嗷嗷叫着,显出可惜的样子

天空出现两架飞行器,是阿邦达的长缨和欧丽娅的黄钺按指令飞来,大憨和灰皮都惊讶地看着阿邦达向长缨一指,长缨降落在阿邦达头上,阿邦达起身跳了进去。黄钺来到欧丽娅的头上,欧丽娅和倪永乐跳了进去。

黄钺来到石塔低下,但见黄钺金轮旋转,石塔火星飞溅。黄钺将石塔横切竖锯,石块纷飞。

欧丽娅和倪永乐从塔底开始修理

塔的底座呈八棱台柱形,塔的二级切成八面台形,上面是圆柱形,塔顶是个莲花形

经过两个小时,塔的轮廓出来了。倪永乐和欧丽娅又开始雕刻,黄钺的金轮探出钻头,钻头开始雕琢。

一座精致美观的石塔耸立在石林中

大憨和小灰则搬运掉下来的碎石,这石块对它们来说是宝贝,它们寻找能作石刀、石斧的石块。

仲开同和拉尔非在石塔的南部找到一块巨石,石顶隆圆,底下四周因雨水冲刷而凹陷,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蘑菇。

仲开同转了一圈很满意。他掏出双ㄓ调好,冲巨石一指,一丝白光射出,但见巨石白光闪闪,光过处,巨石石顶被削平。奇怪的是削下的石块化为乌有。

一座飞檐立脊的房屋出现了。

拉尔非的金精侠手持仲开同的神ㄓ在石屋里作业。石屋被反粒子湮化的高温烧的火热。金精侠正好一显身手。

欧丽娅和倪永乐的石塔修理完毕,仲开同和拉尔非的石屋也开凿成功,阿邦达也飞来了

阿邦达的长缨合拢抓着一个塑像,长缨将塑像安放在石塔的莲花座上。

大家看:萤玉像白色,像高有三米,是两个娃娃的造型,男孩系了红兜肚,女孩穿个绿裙。两个小孩背对背,向人们微笑招手。

阿邦达走下飞車。

欧丽娅高兴地上前说:太好了,三哥还是艺术大师呢!

仲开同看了一下大家说:“我们各自为大憨,灰皮准备点礼物。”

天苑星有一种黑色石头,这种石头能吸热,石头摩擦能快速生热,仲开同给大憨做了一个取火石,他在石头上开了一个槽,槽的一端底下开个小孔,随后他又做一个石杵,只要将石杵放在石槽内反复摩擦,石槽就会升温,然后将木炭放入槽内,一会,木炭就被点燃。仲开同将燧火石交给了憨王,憨王高兴地用它研火。

倪永乐则和欧丽娅用树丝搓了两根细绳,绳长有十几米,她们用绳子捆绑葫芦竹和青竹,做成一个竹筏子,放在水中,一个灰皮跳了上去,又有几个灰皮跳了上去,他们边划动竹筏,边哇啦哇啦叫着。

倪永乐和欧丽娅又用葫芦竹的葫芦做轮,用青竹作轴,制作一个四轮车。拴上绳,一拉,车向前行驶。灰皮高兴地抢着拉车,有聪明的灰皮爬上车去,在车上呼叫,得意极了。

阿邦达和拉尔非给大憨做了两把石斧,两个石锤,阿邦达拿起石斧砍倒一根葫芦竹,然后把石斧交给身边的大憨,拉尔非拿起石锤敲碎坚果,露出果仁,然后他把石锤交给身边的大憨,大憨拿起石锤去砸坚果,小憨跟着捡果仁吃。

仲开同又用竹子,兽角做了几根竹笛和号角。

欧丽娅又掏出一面小镜子,她将阳光晃在地面上,灰皮们便去捉光影,它们这捕一下,那扑一下,逗得五兄妹哈哈大笑。大憨也都咕噜咕噜地叫着。一会,灰皮们明白了,这个光影是捉不到的,它们便围着欧丽娅,看她摆弄着神奇的东西。欧丽娅将小镜子给了一个灰皮,那个灰皮如获至宝,它仔细观察,旁边的灰皮也都过来瞧,当那个拿镜子的灰皮发现镜子中的自己,它惊讶地“啊啊”叫。旁边的灰皮也发现了镜子中有灰皮,它们都上镜子后面去找。样子滑稽可爱。

欧丽娅看了看倪永乐说:“二姐,这个温泉水温很高,我们给这个星球撒点胞果菌种吧,也改善一下它们的食物品种。”

倪永乐说:“好,我们就在湖畔、草原、森林中撒些胞果。”

倪永乐唤来红星,她和欧丽娅进去去给天苑星撒胞果去了。

倪永乐驾車回来,天色已晚。仲开同看看天色说:马上就要黑了,我们应该庆祝一番。

他们燃起篝火仲开同拿出笛,阿邦达拿着削好的竹笛,拉尔非拿起号角,哥三个吹奏,倪永乐、欧丽娅则跳起舞来。

婉转悠扬的笛声像鸟儿鸣叫,远处的大憨,灰皮都聚拢来,一些不知名的野兽,飞鸟也都来了。笛声打破了这里的宁静。大憨和灰皮也都随着欧丽娅和倪永乐跳了起来。拉尔非的五灵侠也削了一些竹笛,他们把竹笛送给大憨和灰皮。大憨和灰皮模仿五兄妹吹了起来。它们高兴极了。

夜幕降临了,天空有两颗特等星,大的有乒乓球大,它发出明亮的光。

石塔上的萤像放出光辉。两个小孩向大家招手。

仲开同向天空一指,宇航堡飞来,它发出五彩光环,映照整个天空。

突然,天空霞光一闪,从空中飞来一头金毛猛虎和一只五彩鸾凤,虎背上一位少年,身穿蓝色防护服,背背双剑,他正是义友嘉和。鸾凤上一位女孩,她长发飘逸,身着黄色防护服,项戴闪亮金环,环上镶有宝石。她正是义友清平。

一声虎啸,声震大地,一声鸾鸣,响彻云霄。嘉和、清平降临五兄妹面前。

大憨和灰皮看见虎和鸾,十分害怕,五兄妹向它们拍拍胸,虎和鸾则驯服地在嘉和和清平的身边。麒麟兽走来“哞哞”地与其玩耍。

大憨和灰皮慢慢走过来。

五兄妹的战車飞来。

仲开同拉着嘉和、清平的手指着南面的石屋说:“两位义弟义妹,那里就是你们的新家。我们把你们俩留下来。这里的大憨和灰皮虽不是人类,但他们都有智慧。灰皮很聪明,善于模仿;大憨是大力士,也是这个星球的主宰。它们都是社会化生活,现在大憨和灰皮友好联合,它们更加强大。你们俩留下考察一下,看它们能不能进化到人类水平,也留心,这里能不能诞生新人类。”

嘉和、清平说:“大哥,你们放心,我们已经了解这里的灰皮和大憨,也理解你们的用心。我们会用人类的简单的生活方式影响它们,它们也许能进一步开化。”

    五兄妹和嘉和、清平告别,五兄妹进入自己的战車。

    天空出现五个彩环。

拉尔非拉响了宇笛,声音在天苑上空回荡。

嘉和、清平向天空挥手。

大憨和灰皮向天空招手,哇啦哇啦地喊着。

天苑星夜里飞行的鸟儿也在天空盘旋,追逐彩环。

宇航堡中,五兄妹在观看天苑星的视频,拉尔非感叹道:“这个星球也真奇妙,动植物繁多而且有趣,大憨高大得像山神,灰皮又那么矮小,就像个小山鬼,它们俩究竟谁能更接近人类?”

欧丽娅说:“我看,将来这个星球的主宰就是大憨,大憨多么勇猛,堪称百兽之王。”

阿邦达说:“我看,小灰皮也很有潜力,别看它长得小,可它人小鬼大,未来的主宰不说靠体力,而是靠智力。”

仲开同说:“这两种生物一大一小,一勇一智,但它们谁也不能独立主宰这个星球,它们只有很好合作才能获胜。”

倪永乐说:“生物进化是个长期过程,我们人类从胞果婴儿到现在,已经进化千万年了。大憨和灰皮的进化也需要千万年,不过,我们让嘉和清平在这,也许它们的进化过程会加速。”

拉尔非说:“二姐,提取大憨和灰皮的基因,把他们合成一个新物种,这个物种具有大憨的勇猛和灰皮的智慧,那么这个新物种一定会成为天苑星的主宰。”

倪永乐:“嗯,你这个主意不错,生物合成理论是这样。”

拉尔非说:“大哥,我们回去,让二姐和嘉和、清平合成两个新生物,岂不更好!”

欧丽娅也拍手赞成。

倪永乐说:“合成新物种我虽没实践过,但合成的过程十分复杂,不像制造一个螺丝钉。从基因提取,到胚胎成型,再到新婴诞生,需要一年时间。而且,一个物种要延续下去,没有三五百是不行的,所以,我们造一个两个新物种是不行的。我们有时间在这搞这项实验么?”

仲开同说:“等我们实现大同,开启宇宙社会,我们再来天苑星,我们再来实现大憨和灰皮的基因合成。”

阿邦达说:“说不定我们再来天苑星,这里已经出现了父系是大憨,母系是灰皮的新一代。我想,嘉和、清平一定会做这项实验。”

拉尔非摸摸脑袋说:“也是。二姐,你在想什么?我们有天苑星的见闻,你是不是该赋诗一首,以作纪念。”

“好,欢迎二姐赋诗!”欧丽娅说。

大家鼓掌。

倪永乐说:好吧,我就瞎掰几句。

天苑物种繁,

堪称生物园。

花有舞蹈花,

树结凝香丹。

铁贞真如铁,

参芝更天然。

花摆现美图,

树流琼浆甘。

岸边葫芦竹,

裸根树生岩。……

蜂有卷翅翼,

兽长齿锯镰。

花丛飞气球,

草地跑圆环。

最奇有灰皮,

四指有蹼连。

水中能踏波,

山中善攀援。

用物有巧思,

建巢把身安。

身材虽矮小,

结交有大憨。

大憨巨无霸,

狮兽为腹餐。

险峰居石穴,

火炙肉味鲜。

银汉五兄妹,

考察来林园。

石林耸石塔,

饭食煮沸泉。

萤石像生辉,

石屋藏虎鸾。

义友嘉、清到,

百物更繁衍。

长诗纪此行,

天苑开新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