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咨询热线

18660335140

大同文字

共创文学

联系我们

大同文化

联系人:赵先生

手机:18660335140

邮箱:945191881@qq.com

地址:中国山东

网址:www.datongwenhua.cn

十四 天聪星

您的当前位置: 首 页 >> 共创文学 >> 十四 天聪星

 天聪星

五兄妹驾驶宇航堡时而进入时空隧道,时而出来航行。在时空隧道里看到的星系是缩小的,一出来,宇宙就变大了。拉尔非说:这宇宙也真奇怪,我们快速行驶,整个宇宙便缩小了,我们出来慢速行驶,宇宙又变大了!

仲开同说:这是速度大师变化的手法,这叫速度效应。

欧丽娅说:原先以为在茫茫宇宙中航行,多么孤寂,多么乏味,没想到宇宙的景色也这么美丽

阿邦达说:是啊,若是慢的飞行器,两个恒星之间就要走上万年,哪还能看到别的景色。现在我们乘坐宇航堡快速行驶,看到的宇宙景象千姿百态,百看不厌。

倪永乐说:这得感谢天元人,为我们制造了这么先进的宇宙航行器。此番天元之行,我们真是大开了眼界,不虚此行啊!

欧丽娅:若是六弟,七妹在这,给我们讲讲宇宙星球的故事,该多有趣。

欧丽娅的话,勾引起大家对吴或来、吴玉妹的思念。

大家默默飞行。

突然倪永乐说:快看,那是一颗明亮闪烁的红星!

大家过来看屏幕:一颗有月亮大小,通红的星星在天宇中。

拉尔非问:这是恒星,还是行星?

仲开同翻翻星谱,看看行走路径说:我们光顾说话,我们的宇航堡偏离了航线,我们这是来到雄狮星系的一个恒星族,这颗红星是一颗行星。

“啊,我们偏离了既定航线?偏离了多少?都怪我,想念六弟七妹一愣神,就多走了几十光秒。”欧丽娅自责的说。

仲开同:还好,不是偏的太远,这一偏也好,我们看见了这颗红星。

阿邦达:行星,怎么会发光呢?

仲开同:这颗星有大量的发光的惰性气体,这些气体被阳光一照,它就发出璀璨的光。

“噢,若是能收集一些带回地球该多好!”拉尔非惋惜的说。

“大哥,在宇航堡左八度发现了雄狮星系太晑星族有行星,它的第八行星叫天聪星,有生命特征,只是离我们航线偏远了些。”

听说有生命的行星,大家立刻来了精神,都围过来看。

仲开同说:我们的航线一偏,来到了雄狮星系,也好,我们离太晑星族不算太远,既然天聪星有生命存在,我们就去考察一下,左度八,向太晑星族进发。

宇航堡在宇宙中画条弧线,飞进了太晑星族。

远远的看到了巨大的太晑它比太阳还大,它有十六颗行星,天聪星是第八颗行星。远看天聪星呈蔚蓝色。和地球差不多。

倪永乐说:看,多么美丽的天聪星,蓝色好像是生命的象征。

仲开同:嗯。这个星球一定有生命存在,蓝色是大气和海洋的色调。

阿邦达:只是不知道这里是否诞生了人类。

欧丽娅:即使没有人类,有其它生物也行,人类早晚是要出现的。

拉尔非:但愿这里的生物都能和平相处。

说着,宇航堡开始绕天聪星飞行。天聪星比地球大,表面陆地比较分散,大的大陆板块有七块,水域面积达百分之六十。天聪星没有卫星,但它的两位邻近的行星的反光可为它的黑夜带来一点光明。

宇航堡定位后,五兄妹驾自己的飞行器飞临天聪做进一步的考察。他们穿过大气层,选择了最大的一块大陆,他们来到了这个大陆的上空。

从上俯视,但见地面山峦起伏,森林茂密。间有河流奔淌。他们飞过森林,来到草原,这里湖泊很多,草原植物茂盛。

他们降低高度,悬停隐形观察。五兄妹仔细一看,不仅大为惊讶。

这里的动物不仅种类繁多。而且体型庞大。

拉尔非喊:快看,那是恐龙还是巨型蜥蜴,从头到尾足有30米。

大家看:一头皮肤灰色的长脖子动物正在采食树上的枝叶,它的头一抬,足有十米高。

大家惊呼:这是恐龙。

欧丽娅也喊:看,左前方还有怪物!

大家看:是一头长有黑毛的头上带有一只独角的食草动物在草丛中进食。

阿邦达也说:这四周都有食草动物

大家一看可不是,有的像鹿,有的像牛,还有长毛的大象。

突然丛林惊动,一些动物奔逃。那个大型动物警觉的竖起前肢观看,只见丛林里窜出一头怪兽这头怪兽也有米长短,高有四米,长有四肢,但后肢长,脚有三趾。头颅巨大,张着大口,口中露出尖刀一样的牙齿皮肤看来很厚糙。这个怪兽虽然个头很大,但行动敏捷。它的出现,很多动物都逃跑了。

倪永乐说:这是肉食恐龙,看来这里要有厮杀了。

果然,那个大型食草恐龙回过头刚要跑肉食恐龙已到了跟前它一口咬住草食龙的尾巴草食龙甩了两下没有摆脱,它转过身回头用头去打肉食龙肉食龙身上挨了一击肉食龙一松口,草食龙的尾巴拨回,但草食龙的正面给了肉食龙。肉食龙滚身站起,向草食龙扑去。草食龙摆头躲过,但肉食龙窜到了草食龙的项部就势咬住了草食龙的脖子草食龙拼命将头抬起,但肉食龙死死向后拖,并立起前肢,前肢两个带钩的爪子已将草食龙的脖子钩住。草食龙拼命挣扎,尾巴将周边的小树扫,搅起泥土。但它还是摆脱不了肉食龙。慢慢的,草食龙的脖子被肉食龙摁到地上,草食龙的尾巴停止了搅动。

这场搏斗惊心动魄。

仲开同哀叹了一声,“这里竟然如此惨烈”。

倪永乐: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五兄妹驾飞到湖边不来则罢,一看这里更是弱肉强食。湖中有带鳞带甲的各种肉食恐龙它们隐伏在水中,攻击来喝水的陆生动物一个牛一样的动物被咬住前蹄一个翼龙也被拖进水中。还有两个不同的恐龙在水中厮打。

湖边到处是各式各样的骨架。

欧丽娅:看来这个星球不是和谐的星球!

阿邦达:恐龙时期,不能有人类活动。

仲开同我们再到另一块大陆看看。

五兄妹驾飞到相邻的一个大陆。

这个大陆也是独立的,比地球的美洲要大,地跨温带和热带。整个大陆有一个山脉,蜿蜒千里这里有广阔的草原森林,河流遍布。

五兄妹贴近飞行,但见这里的植物种类繁多,多数树木都是地球上没见过的乔木的,灌木的,宽叶的,窄叶的,圆叶的,条叶的,针叶的,锯齿形的,单片的,成撮的。乔木高的有上百米,有的树木不高但叶子宽大树丛中有各种藤类植物,在树间缠缠绕绕。树间有各种花草。各种植物都在顽强地生长着。

在草丛里有各种食草动物,鹿类,羊类这里已经出现。林中也有了攀援动物。

倪永乐说:植物种类繁多,还都是原始状貌,植物多,动物也会多,怎么这里没看见大型的恐龙?

仲开同说:虽然没看到恐龙,但这里也是危机四伏。

拉尔非:大哥怎么看出有危机了?

仲开同:你们看,这些食草动物的警觉性多高,说明这里常有食肉动物出现。

倪永乐:到现在我们还没有发现人类,不如我们分头去各个大陆,我们就能得到更多的信息。

仲开同:好,这样我们可以节省时间。我留在这个大陆继续搜索,你们去其它大陆板块,我们随时保持联系。注意安全。

于是大家的单散开。

仲开同在不同地区飞行他时而超低空飞行,时而攀高爬升,时而悬空停留。

他来到一片丛林仔细观察。

丛林里一只会飞的像猫一样的动物它从一棵树滑行到另一棵树树上有几只小黄鼠飞猫敏捷的捕到一只黄鼠,蹲在树枝上享用。

一个小灰鼠在枝头一跳,突然被飞来的一条红绳给带走,小灰鼠不见踪影仲开同仔细一看,树上有一个包,那个包动了一下,嗬!原来是一个大蟾蜍,有半个足球大小。

突然,丛林中一声鸣叫,一个黑色膜翼飞鼠被一个飞来的气球击中那气球带着长刺,刺穿透了小飞鼠,原来这是气鼓兽。

气鼓兽的鸣叫,吓飞了一只小鸟小鸟飞起,突然撞到一张网上,鸟扑棱着这时从树枝里爬来一个有拳头大的巨型花斑蜘蛛它来到小鸟边,绕着小鸟放出粘液粘液遇到空气成丝,将小鸟牢牢捆住。

拉尔非来到第三大陆。他贴地飞行一看,不禁大惊:地面到处是恐龙的骨架,骨架长的有六十多米。

忽然看见一个团状的东西在滚动,拉尔非低空悬停观看,但见一群红色的大蚂蚁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

蚂蚁大军将一个十几米的恐龙围住,巨蚁爬满了恐龙的全身但恐龙的皮特别厚,巨蚁无从下口这时有的巨蚁爬到了恐龙的脸上,有的钻到恐龙的鼻子里于是这些蚂蚁从恐龙身体各个部位开始向恐龙的鼻子里爬它们从恐龙的鼻孔钻到里面开始撕食恐龙恐龙疼得直摇头,翻滚,痛苦万状,它摇了几下,无力的躺下。一会,它庞大的身躯塌陷,皮肤开裂,群蚁爬上爬下,一会,这群巨蚁竟将十几米的恐龙吃掉。只剩下一副骨架。拉尔非看了直摇头,嘴里嘟囔着:蚂蚁蚕食恐龙,真是不可思议,难道恐龙是这样灭绝的?

巨蚁还在扫荡其它动物,丛林动物纷纷逃窜但有一个戴有甲叶的动物却没有逃跑,它自己转圈洒下尿液巨蚁爬到这里触到尿液纷纷撤退,甲叶动物则在圈里吐出长舌,粘食红蚂蚁。

拉尔非感叹道:“这个带甲叶的动物的尿液竟阻止了巨蚁的进攻,而且它还专吃红蚂蚁,看来每种动物都有天敌,物种才能保持平衡

阿邦达来到第四块大陆,这个大陆大面积是草原。草原里更是杀机四伏。

四头牙齿似剑的狮子捕杀一群野牛,野牛奔跑,一头野牛被两头狮子扑倒,狮子的的剑齿刺透了牛的脖子。

阿邦达飞到丛林边一头黑花巨蟒正在和一头野猪搏斗巨蟒牢牢的缠住了野猪野猪被缠的动弹不得,眼珠通红,呼吸不了一会野猪不动了巨蟒绕下来,张开大口,竟慢慢的吞下了这头野猪真不知道野猪的獠牙能不能刺破蟒蛇的肚子。

倪永乐来到的是第五块大陆,这个大陆又是一番景象。

这里不但动物相残,而且还有捕捉动物的植物。倪永乐来到一个灌木林,远远的看到个灌木丛到了近处细看这是篱笆树篱笆树张开篱笆,里面发出引诱气味一只像鼬鼠的小动物探着鼻子爬进去。突然篱笆关闭篱笆里面伸出触角将小鼬鼠缠住,一会小鼬鼠被腐蚀掉。

一头长着利齿的虎一样的动物在追赶一个大羚羊在一颗长着针刺的树下面,大羚羊被剑齿虎扑倒剑齿虎刚撕咬一口,它被垂下的树枝的枝刺扎中剑齿虎突然浑身抽搐,很快,大树的枝都垂落下来,树针刺在大羚羊和齿虎身上。树枝将羚羊和剑齿虎包裹住。

“啊,这是一颗食肉树”倪永乐惊呼。

欧丽娅来到第六块大陆,这个大陆小了一些。大陆海拔较低,到处是沼泽。

欧丽娅超低空飞行忽然她悬停空中,原来地面发现了动物。

只见地面有一头大的蜥蜴在追赶一条小蜥蜴忽然天上飞来一只巨鹰巨鹰展翅足有四米,它俯冲下来伸出钩子一样的利爪,将一米多长的大蜥蜴抓走。

湖边,一个鸭状的小恐龙在追杀一个小蜥蜴,小蜥蜴跑到湖边,它竟在水面上跑了过去。

一个圆耳尖嘴灰毛的小动物来水边喝水看见水边有一棵树,一个树枝伸向河里,树枝上结着红红的小果。这个小动物会攀爬,它上去吃果子,它身体转到树枝下面,突然水中有把利剑刺向了它,小动物掉到水里。

欧丽娅仔细一看:水中有长有剑刺的鱼,它们正在争食那个小动物。

欧丽娅沿着湖边飞行,突然看见一只大乌龟在爬行它爬啊,爬啊,它爬过了一块岩石边突然从岩石里跳出来一个长着鳞甲的尖嘴兽这个尖嘴兽的尾巴长有一个圆形的锤,乌龟看见了它,忙把头缩回龟壳。这个尖嘴锤尾兽便掉头甩起尾锤砸在乌龟上几下便把龟壳打裂,尖嘴兽用利爪抓开龟壳,它的尖嘴便撕吃了起来。

欧丽娅叹息了一声飞去。

五兄妹通报了信息。

拉尔非说:看来,这个星球可能还没诞生人类

仲开同:可能是这样,这里有恐龙,而人类诞生要比恐龙晚。

倪永乐说:这个星球也很奇怪,它们的大陆的生物不尽相同,有的很原始,有的就很现代。

阿邦达:是啊,好像这些大陆不是一个星球上的。

欧丽娅:这难道是丛林法则进化的结果?

五兄妹议论着。

阿邦达说:我们还有最后一个大陆没有考察,我们还去不去?

倪永乐:我们考察虽然没有发现人类,但说不定有人类的地方我们还没去到最后这个大陆我看也要考察,而且要细致考察。

“好,我们去考察,说不定有新发现!”大家都同意。

五兄妹来到最后一块大陆,但不巧,这里正是黑夜,但见天上星光闪烁,天际有两颗星星较亮。大陆则显得有些幽暗。

五兄妹启用了夜视航拍技术,大陆的整体面貌呈现在大家眼前。这个大陆处于天聪星的温带,很像地球的澳洲,只是面积比澳大利亚大,大陆的旁边还有一个大的岛屿。

五兄妹飞临这个大陆。初看这块大陆有高山,有丛林,有平原,有河流湖泊,与其它大陆没什么两样。

贴近地面一细看,地面有很多动物在活动:一些夜行动物都出来觅食狸猫状的动物在丛林中搜寻,它捕捉到一只肥鼠狮子样的动物在草莽中潜行,一只小兔被惊跑。

鹿,羚羊一类的动物聚集在一起成群的野牛在山坡下。就是高高的岩石上也有山羊类的动物在。

林中有鸮一样的鸟飞出还有成群的翼手类则在草丛中飞来飞去湖面上也有游移动物在觅食。

拉尔非说:这里不像有人类活动。

忽见远处有火光,阿邦达说:怕要起山火。又见火光闪烁,一点,两点,立时有很多火光闪现。

欧丽娅:这难道是什么动物话音未落,但见动物奔跑。火点又多了很多。

仲开同说:我们去看看。

五兄妹驾飞車直奔火光处。

再一看,火点变成了火把,很多火把排开,倪永乐惊呼:是人们在狩猎。

大家忙把夜视镜推近观察。

但见地面有三五百人有的举火把,有的拿棍棒,有的投掷石块他们正驱赶着一群牛,里面还有鹿,羊,驴类动物。鹿羊在前,野牛在后奔跑,人们举起火把呐喊追赶。

突然,前面奔跑的动物掉进了深坑后面的动物有掉下去的,有的看见了回头跑,撞上跑过来的牛群一时,有跌进深坑的,有被撞倒被踩压的,有的动物跳过深坑向林中跑去。

林中也有人在守候,他们扯起荆绳,拿着竹矛把一些鹿啊,羊啊猎取不少。还有几个人将绊倒的一头牛用荆条,用竹矛,用棍棒制住。

人们围捕完毕,天已微明大家开始收获猎物。他们先捡取被打死打伤的动物,还有被撞踩踏的动物,然后他们来到深坑边掉进去的动物有的没死,他们就投掷石块,将其砸死然后用荆绳套住拽上来。

接着他们就把猎物捆好。小的猎物两个人用棍子抬。大的猎物就用多人来抬。

他们打着口哨,哼唱着离去。

五兄妹检查一下他们的战场。整个狩猎面积宽有500多米,驱赶动物有四公里。而布伏的的深坑有十二个,显然这坑是人挖的。

五兄妹将飞行器隐形,跟随人们来到他们的家。

他们的家到猎场足有十几公里。

太阳已升起很高了。

远远的看见有三十几座房屋,围成半圆形,这是一个部落。

他们的房子很奇特一座座房屋大小不一,有的是用宽阔的植物叶子苫的,有的是用草苫的,还有用动物毛皮苫的上面用荆条捆缚,下面坠以石块。

倪永乐放下六只金蜂鸟金蜂鸟飞进他们的屋子

屋子的建筑让大家惊讶有座二十几米长的房屋的结构竟是巨型恐龙的骨架!而且这样的房屋有十几座。其它的房屋是竹子或木杆架成的。

倪永乐说:看来,这里已经没有恐龙活动了。

房子的后边有树木五兄妹贴近了看,树木间有木头横着竖着斜着的,中间有藤条固定。顺着这些摆放的木头才看清,原来这是是围栏。围栏里有豢养的动物,都是食草动物有牛羊一样长角的,也有驴,猪,一样的动物。

房子前边有十几座石头堆的火塘,有人在往火塘里填木头。

房子里的人都出来,都是妇女与儿童女人用树叶遮蔽身体,小孩则是裸体。他们高兴的接取猎物。

五兄妹下了飞行器,隐蔽在一块大石头后观看。

这里的人们个头一米六左右肤色黑红,嘴大,鼻孔很大上肢比例比我们地球人要长,脚也很大这说明他们善于攀援跳跃。看来他们还是处于原始时代,是部落集体生活这里已有社会分工,已经会用火。他们以火为武器,驱赶猛兽,狩猎。

这时,收获的队伍都回来了,他们卸下猎物用磨过的石刀切割猎物,然后用棍穿上拿到火上去烤。

小孩则高兴的伸手帮忙,递给大人石刀,或拽住动物的腿,有的小孩拿起动物的角玩耍。

烤熟的肉,大人先给小孩吃,小孩分配完才是大人吃。看来这里的人类很和睦。

这时,有个男子腰围兽皮,他拿着一个大腿,边吃边跳了起来,有人站起,跟他跳起来。

吃完的人用树叶擦手,也都加入跳舞的行列。大人,小孩,男的,女的,他们边跳边唱,还有人拿起兽骨敲打,十分欢乐。

仲开同说:看来,这里还是原始的共和生活状态,但愿这种形态能保留下去。

阿邦达:就怕部落大了,会出现分配不公,或出现部落长压迫族人,那时,这个社会就不公平了。

倪永乐:阶级社会出现,这也是必然的。我们能为他们做什么?

欧丽娅:我看,这里的人类有很强的生存能力,不如让他们自然发展更好。

拉尔非:既然这里有人类部落,说明这个大陆板块还会有其他部落,不如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仲开同:我们走之前应该给他们留点礼物。

倪永乐:我们留什么呢?胞果?还是植物种子?

阿邦达:他们用火塘保留火种,不如送给他们一种取火器具。

倪永乐:这是个好办法,可是给他们取火机器,他们能会使用么?

拉而非:我们送给他们一个火镜,使用方便我们非洲丛林的人至今还用火镜取火。

欧丽娅:这个纬度的地区使用火镜很合适,可是,我们还得回宇航堡去取。

仲开同:好,我们就送给他们一面取火的聚光镜不用回去取,我们这就有。

欧丽娅:我们这有,在哪呢?我怎么不知道?

阿邦达:噢,我知道了,把我们的远视镜镜头卸下来,就是一个很强的聚光镜!

倪永乐:这个火镜太好了,卸我的吧。

仲开同:不用,卸小五的”他转身对拉尔非说:“你敢不敢送去?”

拉尔非说“大哥,你放心好了,我这就

地面的人还在跳着,拉尔非围着一块兽皮出现在人群里。他右手拿着聚光镜,左手拿着一根炭棒,也和大家一起跳着但他跳的特特别,有个女性发现了他,向他哇啦了几句拉尔非听不懂她的话,他只是高举聚光镜,挥动炭棒,扭动着身躯跳的更来劲了。

倪永乐推推欧丽娅说“你看拉尔非跳的多带劲!

欧丽娅也冲倪永乐说“二姐,那个女的好像是发现了拉尔非

大家有些紧张。

再看:人们围上了拉尔非”,观看他的表演拉尔非”索性跳起了街舞。人们都停止了跳舞,围着他观看人们还发出哇啦哇啦的话语。可能有人发现他不是部落里的人一位长得彪悍的男子上前,伸手制止拉而非的表演。向他哇啦哇啦的问话。

阿邦达这位应该是这个部落的首领,我们看五弟怎么处理。

只见拉尔非向这位首领鞠躬,然后他拿起聚光镜在众人面前晃过然后他向太晑指了指,把聚光镜对准木炭炭棒一束亮光投向炭棒奇迹发生了,炭棒起火了。人们欢呼。

拉而非又捡起一根木棒,用聚光镜对准木棒调准焦距一会木棒冒烟,又过一会,木棒被点燃。人们再一次欢呼。

拉尔非恭敬的将聚光镜交给了部落首领。首领拿着仔细观看,甚是奇怪。拉非将炭棒给他,并让他将聚光镜对准太晑,让焦点落在炭棒上,炭棒起火。人们再一次欢呼。

非来到火塘旁捡起一根竹竿他掏出一把小刀,快速的将竹竿削成一根竹笛“呜呜”的吹奏起来。人们静静的听着。拉非吹奏完毕,将竹笛恭敬的交给了首领并把那把小刀交给了向他问话的那位女性。并示意她可以用小刀削割竹木,兽皮。

那个女人高兴的“哇啦”一声,她拿起小刀看了看,用小刀把竹枝削掉。她高兴地举起来欢呼。

部落首领吹了一声竹笛,非常高兴,他“阿拉”一句人们欢呼,并把拉非抬起,抛起,一边抬,一边欢呼正当人们又一次把拉非抛起时,突然拉非不见踪影。人们正在惊讶。这时,只听天上一声长鸣,五兄妹的飞行器现形仲开同的“子任号”放出彩色光环。拉非在一块大石上,他已脱去了兽皮,露出了自己的原装他大呼:“朋友们,我们是银河系的地球人,我们是宇宙的和平使者,很高兴能和你们短暂的接触,再见,我去也,”说罢,他纵身一跳,上了自己的飞行器。

地上的人们向五兄妹摆手,那位首领拿着聚光镜高呼:,阿

五兄妹高兴离去。

阿邦达对着屏幕说:五弟,你干的非常漂亮!

仲开同、倪永乐、欧丽娅也都向拉非竖起了大拇指。

倪永乐“大哥,小五完成使命,我们现在飞往何处?

阿邦达:这里的人类不能仅此一家,我们再到别处看看。

仲开同:好,我们飞向太晑升起的地方再看看。

五兄妹驾悄然离去。

他们沿着山脉飞行,发现了这个岛屿有一个部落。部落里有少数人留守,有个老人在火塘里填树枝,火塘冒起浓烟。

房前,地上铺着兽皮,有几个婴儿躺在上面,旁有一个女人在看护,她一边看护孩子,还一边用骨针缝制兽皮。

阿邦达说:看来,这里的大人全都出去劳作了。

欧丽娅说:怎么?这里的年轻妇女和大一点的孩子也都出去了。

倪永乐说:我们远离村落,看看他们的劳动,说不定它们会农耕了。

五兄妹离开村落,沿着一条小路飞去。

小路通往一片林地,嗬!好大的一片林地,里面有高有矮的果树,果树品种很多,这里有人在采摘果实,都是妇女和儿童。

有的儿童爬到了树上,摘下果子扔给地上的女人。地上有用藤网编的兜,兜里包着各种水果,他们边劳作,边叽叽咕咕的说着。

树上也有猴子类的攀援动物,一个长毛猴子在高枝上吱吱的叫着,有个大的孩子也向上攀援,那猴子便摘下果实来打上树的孩子,地上散落很多果子,这些果实好像是坚果。

拉尔非:那个孩子很聪明,他引逗小猴让小猴给他摘高处的果实。

阿邦达说:看,那里还有用长杆拨打果实的。

大家看:有的妇女站在地上正用长杆拨打,还有个儿童椅坐在树杈上用杆打果实。

仲开同:看来,这里的分工是女人采摘果实,男人出去狩猎。

倪永乐:看来这里的人生活的很和谐。

五兄妹离开了他们,继续飞行。

前面出现了河流,他们沿着河岸飞行。

在一个河湾处,他们发现了人们在捕鱼。

十几个壮年男子裸体在水里,手持一杆,杆上绑着骨刺,正注视着河里,一个男子猛地将鱼锥刺向水中,一条一尺多长的大鱼被他刺中,他大喊了一声,将猎取的鱼甩向岸边,岸边有个小男孩跑去捡那条大鱼,小孩将大鱼穿在一根藤条上,藤条已经有两条大鱼了,旁边还有穿着鱼的藤条,这时,旁边有人喊,小孩便跑过去捡鱼。

河湾的水塘里有茂密的水草。很多男人在里边摸鱼。摸到的鱼被藤条穿起。

五兄妹离开了这里。

阿邦达说:“这个星球,我们还有一个岛屿没有考察,不然我们飞到这个岛子看看。”

倪永乐也说:“这个星球的各个大陆生态不一样,说不定这个岛屿有特别之处也未可知。”

拉尔非说:“我们既然来了,就都看看吧。”

欧丽娅说:“这个岛屿离第七大陆很近,也应该有人类,我们应该看一看。”

仲开同看看天色说:“好吧,我们要谨慎些。”

他们很快就来到了这个岛屿。这个岛很大,南北长,中间略窄。像把小提琴。大家低飞观察。岛上风光秀丽。

他们飞跃了一座大型山脉,飞过了丘陵,飞过了丛林,来到岛屿中间一块比较开阔的地带。

忽然拉尔非指着地面说:看,那好像是人工的建筑。

大家都看到了:草丛中有条弯弯曲曲的东西。

大家近地观察,原来是人工堆砌的矮石墙,说是石墙,其实就是一个石埂,是由石块摆成的。

阿邦达:这个石埂既不能阻挡野兽,也不能挡住流水,这有什么用啊?

拉尔非说:这可能是个便道。

欧丽娅笑着说:小五,你不仔细看看,若是便道,应将石头的平面朝上摆着,可这里多数都是尖头朝上。

拉尔非拍拍头说四姐说的是,那你说着是干什么用的?

仲开同说:这可能是区域分界线。

倪永乐说:若是区域分界线,说明这里部落有了领地意识。

阿邦达:那么这里边一定有部落了。

仲开同:走,我们到里边看看。

五兄妹往里飞行了一段,在一座山脚下,果然发现了一个很大的部落,相当一个小镇。房屋都是依山势搭建而且向阳。山上有水流下,下聚成潭,潭水外流成溪,小溪绕着村落流淌。

五兄妹隐形低飞仔细观察村落外围左前边是个很大的牧场,里边有牛羊一类的食草动物。村落的右前边是块农园,里面有果树,间或有禾本植物,很像是人类经营的。

村落的后边,靠近山的地方,有几处黑烟升起。

五兄妹悬空停看,一个个封住的土包土包后是烟囱,土包旁有黑色,黄色的盆碗,原来这里是在烧陶。

五兄妹再一看那边的工棚,不仅大吃一惊。

一个黑脸汉子,脖子上挂着一个骷髅,正坐在一个人的背上他手拿一个木棍,木棍上穿着烤熟了的动物的肉,他正在食用。底下那个人跪伏在那任他驱使。旁有一个女人拿着芭蕉叶给黑脸汉子扇风。

工棚里,有两个打手,一个手拿藤条,一个手拿棍棒,驱使二十几人做劳役被驱使的人头发很长,用草条拢着。他们都赤身裸体,双脚被绳索拴着他们有的在捣泥,有的在制作盆碗的坯胎,有的在搬动坯胎。

阿邦达:这些被奴役的是什么人?

拉尔非咬牙说:还用说,这些人都是被俘获来的奴隶。

仲开同:看来,这里已经有了种族,有了压迫。

倪永乐:看他们的社会,他们已经掌握了制陶工艺。

仲开同:是的,这是人类会使用火后,发现火塘里被烧的土特别坚硬,于是便将泥土做成形用火烧制,便得到了陶制品,而后便发展成制陶了。

欧丽娅:这里有奴隶,有农牧业,也有手工业这就面临社会的分工分化。这该是奴隶社会了吧。

拉尔非:那个黑脸汉子就是奴隶主吧我们怎么办,去杀死奴隶主,解救这些奴隶?

仲开同:我们不知这个部落有多少奴隶,我们杀死这里的奴隶主,解救了这些奴隶,我们将这些奴隶安置在哪里?这个部落里的人能善罢甘休么?

拉尔非:那可怎么办?

阿邦达:不如我们到别处再看一看。

倪永乐:现在天已午,我们不如沿着他们的区域边界线看看,如果这些奴隶是俘获来的,那么,他们的部落交界就不会太平。

仲开同:对,我们到他们边境看看。

五兄妹将飞行器升高,利用远视功能,观察石埂走向。终于,在两山交界处,发现了情况。

五兄妹驾飞去。

这里正是两个部落发生战争。

两个部落的外区域间有块空旷的场地,场地久经践踏,寸草不生。两只队伍正在搏斗。

奇怪的是,双方的大部队都在各自的石埂区域内石埂边上建一高台,高台上有百十余人其中一人身高有一米八,他腰系兽皮,正在观战。别人都簇拥着他很显然,他是部落长。高台下,左右分列着他的部队,这些人手拿棍棒,有的棍棒上绑着骨刺、陶矛。还有的绑着石矛,石刀,石斧。部队后面有一群战俘,被绳索绑着。  

对方也是如此。

区域外的搏斗好像是各自派出的选手一方有四十多人,正在混战还好,各自都是赤膊上阵,双方在赤手空拳对打,胜者将败者抓获扛在肩上跑回自己的队伍。

五兄妹静静的观看。

阵地对打的人越来越少了。双方俘获的俘虏人数差不多。

战场上剩下十几人了,忽然高台上一声号角,双方高声呐喊,随着喊声,各自的大队挥舞器械杀了出来。双方开始混战。

仲开同说:不好,我们要马上制止,不然双方伤亡惨重。

拉尔非拉响了鸣镝号宇笛,五兄妹的飞行器现形,仲开同的子任号放出光环。

双方正在厮杀,忽听天际如雷灌顶,滚滚而来又见天空出现彩环,五架飞行器悬在天空。他们立即停止了厮杀,仰面观看。很多人吓得回归了本队。

拉尔非的鸣镝停止了五兄妹的飞行器缓缓下降,双方的队伍往后撤。

飞行器地,五兄妹走出来。飞行器升起在空中悬停。

仲开同在中间,阿邦达、拉尔非,倪永乐、欧丽娅在两旁。

双方一看见五兄妹更是惊讶不已,他们这是第一次见到他们的外人类,而且五兄妹的穿着令他们惊羡不已。

仲开同招手呼唤双方头领,头领有些畏缩,被拉尔非的灵身隐身架到仲开同面前。双方首领看了看五兄妹,吓得哆哆嗦嗦,跪伏在地爬到仲开同脚下不敢起来,不敢仰视。

倪永乐说:他们表示诚服,跪伏是表示愿做你的奴隶。

仲开同上前把他俩搀扶起来,并和他们拥抱,然后让他俩也拥抱。

双方头领明白了仲开同的意思,他们拥抱后又向仲开同低头表示诚服。

这时,拉尔非的灵身又将双方被俘的人拉至双方首领前。五兄妹将他们绑绳解开这两队的人爬到五兄妹脚下,不敢起来,五兄妹又将他扶起,让他握手拥抱。

然后,仲开同示意两位首领,各自把战俘放还。众人欢呼。

拉尔非的灵身又去双方队伍,他们拿过士兵的棍棒仍在场地上,双方的人都效仿,纷纷将“武器”扔到一起。

这时,只听天空一声吼叫,人们惊恐地抬头观看,只见空中飞来一只白狮子,和一只仙鹤。狮子上骑着一位少男,他身穿紫色防护服,手拿一根紫金棍,正是天元义友仁和。仙鹤挥舞双翅,曲颈向下观看,头顶鲜红。仙鹤上坐着一位少女,少女身穿白色防护服,正是义友乐平,她手拿一面小镜子。

麒麟兽“哞”的一声,蹿到空中去迎接。

白狮和仙鹤在人群中降落。

仁和和乐平走下坐骑,仁和手拿紫金棍,棍分三节,是六面体,很像魔棍,他一旋转棍头向那堆棍棒一指,棍头射出一道白光。乐平手持小镜,她一摁镜柄,镜面射出强烈的白光。那些棍棒立刻燃起熊熊大火。

双方欢呼。

仁和、乐平走到双方首领前,男的说:我叫“仁和”女的说:我叫“乐平”,仁和拉住双方首领的手,高高举起,随同五兄妹转身走向战场的北边奇怪,那里矗立着一栋金碧辉煌的房屋众人惊讶,大家随同他们前往。

忽然,前边尘土飞扬,远远的传来嘶叫两个部落的人都聚结成队,中间让出空地。

五兄妹很是奇怪。

这时,远处跑来一群高大动物,这群动物有黑、白、红、黄、青五色,它们昂首扬尾,竟朝人们跑来。

近前,大家看清,这原来是一群“马”,但这里的马不同地球上的马,这里的马不但高大,而且头顶长着分叉的角。

五兄妹认得,他们在天元见过这种马,他们还骑过。

拉尔非说:大哥,这不是龙马么?

说着,龙马已到近前。为首的是一匹高大的黑马,它昂首飘鬃,傲视的看了人们一眼向五兄妹打个响鼻,“咴咴”直叫。

拉尔非扯下仲开同的攀援绳索,一个箭步冲了上去,直奔黑马黑马一惊,它一仰头,猛地抬起后脚,向拉尔非踢来。

拉尔非“蹭”的窜到前面他手一甩,攀援绳抖出,攀援绳将龙马的角套住拉尔非一拽,就势一跃,上了黑马的背上接着他右手一扬,又一绳索套在龙马角上。

龙马大怒,它立起前蹄,抖动身体,想把拉尔非甩掉。拉尔非抓紧马鬃,双胯用力,死死的骑在马背上。

龙马回角要打拉尔非,拉尔非的两条绳索就像缰绳,勒得龙马回不了头。龙马在原地直打转。

那些马也停止了奔跑,围着黑马打转。

突然,黑马一声长嘶,竖起前蹄,然后它向前猛的跑了出去。众马也都“哒哒”的跑了过去。

大家看呆了。

仲开同率大家继续向高屋走去。

房屋建在一座高台上,房屋前有一大桌,桌上摆着食物,桌下有椅子。桌后有两名机器人。

仁和、乐平将两位首领让在左右,他俩居中,他们刚落座。就听远处马蹄声响,拉尔非骑在马上,飞奔而来他在马上高喊:仁和,乐平,我给你送个礼物。

说着,拉尔非已到近前。拉尔非一拽攀援绳,马陡然站住那马已不再耍性,拉尔非拉左边的绳,那马向左转,拉尔非拉右边的绳,那马向右转。

拉尔非冲阿邦达说:三哥,这马交给你,你和它叫叫劲,彻底制服它。说着,拉尔非跳下马。

黑马刚要跑,阿邦达上前,纵身一跃,双手扳住了龙马的头龙马想要昂头竖蹄,怎奈阿邦达力气大,硬是把龙马的头扳下来。龙马抬不了头,亮不了蹄,甩也甩不脱,跑也跑不掉。累得他直喘粗气。

阿邦达了一会,猛的松手,蹭的钻到马的腹下他弓腰一搂龙马的右前腿,龙马“澎”的摔倒在地。

阿邦达站起,一抖绳索,龙马又站了起来。

拉尔非的一个灵身抱来一草,阿邦达接过,递给龙马并友好的拍拍它。龙马看看它,竟低头吃了起来。

大家欢呼

两位首领都看呆了。

阿邦达把龙马拴在台边的一块石头上。

仁和、乐平给五兄妹各倒了一杯酒,也给两位首领各倒一杯。

仁和、乐平说:感谢三哥,五哥为我们降服了龙马。为庆祝这两个部落的和好,为哥哥姐姐们即将登程远行,也为我们在这安家落户,我们干杯。

五兄妹一饮而尽,两位首领也喝了。他俩咋咋嘴,互相看了看。下面的人虽然不懂这是什么仪式,但都举手欢呼。

仲开同说:仁和、乐平,你们是十名义友里最后两名。我们本想带你们和我们一起回地球,但没办法,为了这里的人类,我们只好把你们俩也留下。从今日起,这里的人类就交给你们了,我们也要启程。等到地球实现了大同,你们这里也进入了共和时代,那时,宇宙社会也就开始了。我们再见。

五兄妹和义友拥抱道别。

仁和与乐平向五兄妹鞠躬,两位首领也学着鞠躬。

仲开同一指天际,宇航堡出现在太空。

五兄妹的战机也降落在头顶。五兄妹纵身进入。

地上的人们跪地伏拜。

五兄妹回到宇航堡,大家既高兴,又伤感。高兴的是处理了天聪星人类矛盾,伤感的是十名义友都留在了不同星球。大家回头看看天聪星,不仅感慨万分。

阿邦达说:“我们游历了天聪星,好像经历了生物进化史!”

“是啊,这是我们最怪异的一次旅行,也是最难忘的旅行。”欧丽娅说。

拉尔非:“二姐,这次旅行,不可无记啊!,二姐,你就赋诗一首,我们欣赏欣赏!”

倪永乐笑了:“我们拍了那么多影像,那记录的多实啊!”

仲开同“是啊,有影像,还应有解说,更应有诗,你就为这段游记赋诗一首吧!”倪永乐看看大家说“好吧。”她略一沉思,吟诵起来:

怪哉天聪星!

洲陆各不同。

原始古生纪,

近代部落盟。

狩猎多合作,

歌舞庆升平。

缘何到工业?

奴隶社会成。

人类有压迫,

边域有战争。

幸来两义友,

仁和与乐平。

传授新科技,

各族共繁荣。

主导新秩序,

天聪走大同。


  天泰星

宇航堡茫茫星海中继续航行。

前面是一个海蜇星云,它中心微黄而四周淡蓝。大家感叹宇宙的神奇。

宇航堡穿过了海蜇星云进入到一个新的星系。这个星系像喇叭,喇叭口朝上,喇叭嘴是星系的核心,那里星星众多,呈银白色。拉尔非说:“这一定是‘喇叭星系’了”。阿邦达对照星谱说,“这个星系不叫‘喇叭’,它叫“金钟星系

拉尔非:“这个星系多么像喇叭,为什么叫金钟啊!”

欧丽娅:“金钟这个名字是我们译过来的,可能在天元里金钟就是喇叭的意思”

倪永乐说:“天元里有喇叭,也有钟,这两个名词不会混的,不能是翻译问题。”

仲开同看了看星谱介绍然后说:“金钟是几万年前的古老的命名,那时这个星系的确像金钟,后来星系变化,它越来越像喇叭了,天元星谱里有古今星图对照。所以我们看现在的样子有些和名称不符。”

大家“噢,星系也在不断变化啊!”

阿邦达:“快看:前面有颗怪的星体大家过来观看。屏幕上出现一个尜形星,两头的尖端还有电光闪现,大家很惊奇。

尔非:宇宙太奇妙了,星体千奇百怪的。

仲开同:这是高速运转的强磁星,由于高速运转,它的中间大,由于不断放出磁力线,所以它的两端是尖的,它像陀螺一样在太空快速旋转。

欧丽娅:那它应叫“尜尜星”了!

“好,我们就叫它尜尜星,其实,星谱中它真名叫‘陀螺星’仲开同说

宇航堡飞过尜尜星。

倪永乐招呼大家:“开饭了。”

拉尔非还在屏幕前观看,他一边看,一边对照宇宙星图看了一会说:“金钟星系的钟口有个太昺星族,这个星族有人类文明。

什么有人类文明?大家围过来。

尔非指着星图说:金钟星系的钟口,也就在喇叭口的位置,有个太昺星太昺星族中的天泰星有人类。

“什么!天泰星!”倪永乐惊喜地说。她上前仔细观看。

开同好,锁定天泰星,我们去拜访那里的人类。

阿邦达那里的人会和我们相同么

丽娅:那里也会有黑人的

拉尔非:“那他们能像大憨那样高大,还是像灰皮那样矮小?”

仲开同笑了说:“每个星球的人类不尽相同,每个星球的人类都有自己的特征。究竟天泰星人类如何,我们看看星谱介绍。”

倪永乐正在翻看天泰星的星谱介绍。大家围了上来。

倪永乐将屏幕放大。大家仔细观看。

天泰星星球上绿水青山,鸟语花香。

星球有两大陆地,大的一块像树叶,地处温带,一年四季分明。小的一块在热带,绵延在赤道上,好像是一条虫子

阿邦达说:“这两块大陆,一个像树叶,一个像虫子,这虫子不是要食树叶么?”

拉尔非:“三哥真有想象力,看来,这两个大陆不太平喽。”

倪永乐接着又点开下页介绍:

天泰星的人生活在温带的平均高1.68米。热带的平均高1.62米。寿命达140岁。

人皮肤呈红色,蓝色,绿色。他们的科技水平已经会冶炼金属,会制造机器,并能应用电与磁。

仲开同“看来,天泰人类是一个高级人类。我们要好好考察。”

阿邦达:“我们去天泰好办,关键是我们去了怎么和他们交流?我们先上学校学习不成?

欧丽娅:“这好办。二姐在天元学习过很多星球人类语言。这个天泰语言二姐一定会吧?你先教教我们见面用语。”

“对啊!二姐可是会多种宇宙人类语言。天泰人的寿命都一百四十岁了,比地球人还先进。二姐一定会天泰语言。”

倪永乐一笑说“高级人类的语言天元人都已掌握。我仅了解几种语言。还好,我会天泰的简单用语。

说着,她像唱歌似的说了几句。

大家高兴地鼓掌。

仲开同:“这下好了,我们不用翻译。二妹你就直接和天泰人对话就可以了。”

倪永乐拿出她的掌中宝一笑说:“我的手机有宇宙语言转译功能,我到时会把天泰语言转化成汉语及时传给你们听。”

仲开同:“太好了,你的手机有如此功能。上次在天颐星你怎么不使用呢?”

倪永乐笑了说:“上次在天颐哪知道天颐人是天羲人的后裔!我会天羲语言。在天颐没有准备。我回到宇航堡现下载了一些星球语言转译功能的软件。这次能用上了。”

大家很高兴,赞美倪永乐想得周到。

大家赶紧吃饭。

吃完饭拉尔非让倪永乐教天泰简单用语。

说话间,天泰星已经到了。

宇航堡天泰星飞了一圈,并对地面进行拍摄。大屏幕上可大海,山川,森林平原,湖泊,城市。

欧丽娅指着屏幕说看看,多美丽的风光,多美的城市啊!

仲开同把目标锁定在一个城市上。

图片逐步放大,马路,楼房。一切清晰可见。

拉尔非惊奇地说:看街上都是小孩,怎么不见大人?

大家看:屏幕上出现来来往往的小人。

阿邦达也说“怎么回事?”

仲开同看了看说“奇怪,怎么天泰星真的出现了小人国?把航堡定位,我们乘坐飞碟去看一看!

一个飞碟出现在天泰星球的上空。五兄妹仔细绕天泰星球的大陆盘旋俯视但见到的都是小人

拉尔非:这莫不是小人国?

倪永乐:这可能是他们人类进化的结果

阿邦达:是不是天元人的星谱标错了?

丽娅:是不发生了什么变故吧?

仲开同:天元人的星谱是百年前的,这期间不排除发生什么变故,我们只有实地考察一下才能弄明白。

仲开同:我们先考察一下他们的生活状态。

他们来农园,小人们十分休闲一株植物的果实就够他们食用。一个葫芦就是他们的船一片芭蕉叶就够他们苫房子。一株大树就可以安顿他们的家还有小人驾驶羽翼机在天空自由飞翔,他们快乐极了。

在野生园,他们和飞禽走兽和睦相处他们骑着一种似鹿非鹿的走兽他们可以在一种天鹅似的的飞禽背上驾驭飞翔。他们可以在海豚的背上游泳于海洋里。

五兄妹又飞入了城市上空。他们飞过大楼,大楼的高层都空着因为小人们不需要。公交车成了他们的移动楼房。

仲开同:由于情况不明,我们采取隐身的方法进入他们的城市。找个合适的人问问

阿邦达:我们当街问他们,不方便,不如将他们请到飞碟里。

大家认为可以。

欧丽娅:找啥样人合适呢

倪永乐:找学生,学生好沟通。

“好了”

五兄妹将飞碟隐形,飘进了城市,飘在人群头上。

他们来到一个像是公园的场所。这里有很多小人,小人们有的在花丛中,有的在果树上,有的骑着小兔在草地奔驰,有的乘坐大白鹅在湖里游泳。

仲开同他们找到三个学生样的小人,小人正放风筝。

飞碟来在他们头上悬停。

倪永乐用天泰语言说:“小朋友,你们好。”

个儿童楞了,找了半天也没看见人

他们很疑惑其中一个叽里咕噜喊了几句“你是谁?我们怎么见不到你?”

倪永乐我是你们的神秘朋友,我邀请你们去天空遨游,你们愿意么?

有个小孩举起手,愿意,愿意,怎么能跟你们去啊?

倪永乐还有谁愿意去?又有两个小孩双手举起,我也去,我也去。”他们收拢了风筝。

倪永乐让他们三人站在一起仲开同将飞碟底门打开。放下吊椅三个小孩看了十分惊奇他们坐在吊椅上,进入飞碟。

五兄妹将头罩放下,一摁服装上的摁钮,他们的身形不见了原来他们开启了防护服隐形功能。

五兄妹近距离观看小孩:高有40公分,皮肤绿色,耳朵小而圆。穿蓝色衣服。

倪永乐和小孩对话,“小朋友,别害怕,你们已经进入我们的飞行器了,你们想看什么,”

一个小孩说:看高山,一个说,看大海。

飞碟升入高空。

倪永乐你看那是你们的城市。看,那是你们的森林,湖泊,你们的山川多么美丽啊!

飞碟又在海洋上空飞过。

倪永乐你们的海洋。

飞碟又升高,白云在眼下,逐渐,看到了他们的星球。

倪永乐:你们的星球多漂亮啊!。

小朋友高兴的看着。

其中一个小孩问:我们乘坐的是风筝么?怎么飞的这么高啊!

另一个小孩问:我们怎么看不见你们,你们到底是什么人啊?

倪永乐说:你们听过天元神鹰的故事么

一个小孩说:知道,很久以前,从外星系来了外星人,他们驾驶神鹰来的,他们是我们的朋友。

倪永乐我们就是那些外星人的朋友,我们住在银河系,我们是从外星人朋友那回来,是来看你们的。我们乘坐的飞行器也像神鹰一样,它飞行可快了!你们想见我们么?

小孩惊异而又高兴地说想见,想见

仲开同他们一摁帽子上的按钮,五兄妹出现了。

三个小孩惊奇的打量他们。

仲开同一指屏幕,屏幕出现天泰星原先的状况,他们的山川河流,天泰星的人类。

小孩惊奇地看着,指点着、议论着。

“啊!这就是我们祖先的人类!我们的先人多么高大魁梧啊!”

倪永乐问:“是啊!你们先人那么高大魁梧,不知道你们为什么会变成了现在这样!?

小孩听了脸上显出悲伤和肃穆。

一个小孩讲述了他们星球的变故。

原来天泰星的科技十分发达,但这个星球的民族,国家最后以大陆板块为界形成两大联合体。如果这两个联合体再进一步统一,那则是这个星球人类的幸福但这两个大陆却都想以自己的模式统一对方。于是就产生了矛盾冲突。

南大陆研制出来一种病毒,并把病毒投给北大陆北大陆人多数被感染南大陆声称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谎称南大陆人也有大规模感染。然后他们又生产出了疫苗。并义务为北大陆人医治。北大陆人为这种国际主义而感动。谁知这是一个惊天大阴谋:他们研究出了改变人生长基因的药品,他们将药品与疫苗一同植入北大陆人体这种改变人体基因的药品一旦经过W光照射,人体就会改变W光是一种宇宙射线,被他们安装在绕地卫星上北大陆的区域都被照射过。这样,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北大陆的妇女生下的孩子都是小人,成人高仅60公分。小人被称为“小人代”。南大陆人又宣传:北大陆人是劣等人,劣等人已经退化成小人了小人应接受他们的统治北大陆人才知道这是敌人的基因战,但为时已晚。北大陆人决心与敌人血战到底。南大陆开始进攻,北大陆的原生态大人都到了老龄化阶段,他们悲愤的参加了保卫种族的战争。

战争十分惨烈,北大陆男人都战死了,北大陆的女人也都倒下了,北大陆的老人也都壮烈牺牲了,北大陆的小人逃到了原始森林。北大陆人惨败

倪永乐问那么,为什么见不到来统治的大人呢?而且南大陆也没有了大人?

另一个小孩很骄傲的说:

南大陆人占领了我们的国土后,把我们一部分人赶到了野生区,一部分人圈到了小人区,还有一部分人被他们奴役,给他们做家务。后来他们还把我们运到了南大陆给他们做奴隶。

拉尔非:这些人也太可恨!

小孩接着讲述

是的,我们受尽了非人的待遇。幸亏,我们原生代的科学家和我们后生代的人躲近了原始山区我们身体基因虽然变了,但我们的大脑并没退化。而且我们的肌体十分强健我们不染疾病。我们隐居在山洞里,树洞,树林草莽中我们以野兽为友我们学习知识,练就本领,准备复仇。这时,我们的科学家研究出了激光、粒子武器,我们在山洞里秘密生产。这期间,仇人曾来原始山区考察我们故意裸体,被野兽追杀那些野兽是我们驯化的有的是我们披着野兽的皮毛扮演的仇人发现我们已经野性化了,也就对我们失去了警戒我们还暗中与小人区的人调换我们分批训练。我们还利用神鹰把我们的战士带到南大陆的森林里。

我们苦心经营了四十年。

直到有机会了,仇人内部派别争权发生了战争我们则通过网络特殊语言通知我们全体同胞,开始行动我们以人小,敏捷的优势拿着先进的武器近者我们用短刀对他们的军队,我们用激光我们先从各家各户,把他们消灭。

他们的军队接到家宅暴动的信息,都回来救援。但他们的重武器根本就用不上我们和他们展开巷战他们人大目标大我们打他们非常精确他们打我们,我们到处可以躲藏而且我们练就闪转腾挪,飞檐走壁的功夫他们奈何我们不得。他们的军队久不实战,没有一点战斗力。我们占领了他们的机场,码头不久北大陆就被我们夺回来了。然后,我们对南大陆展开进攻我们小人驾驶他们的战机,军舰,海空齐发加上那里我们同胞的配合,我们打败了他们。

倪永乐:那也不至于他们全都消失了。

第三个小孩说:

是的,他们的人被我们俘获后,还有十几万人我们也将他们集中在一个区域,给他们生存权可是,他们已经丧失了独立生活的能力再加上他们对我们存有戒心,不敢食用我们提供的产品他们自己还不会生产后来他们很多人得了疾病,死亡很多剩下的人他们在某一天集体自杀了。从此,大人,在我们的星球消失了。

五兄妹听了很是惋惜。

倪永乐那么你们想不想回到大人那样的身材?

小孩说想了想说我们现在已经适应了,我们不想变大因为我们小,我们对大自然需求的也少吃的,住的,用的都十分经济。我们更能同大自然融为一体。

倪永乐很好,很有道理。我把你们送回去,我们把天元人的生活介绍给你们,希望你们能建造那样的和谐社会,远离杀戮,让人和平友爱、幸福健康活着。

五兄妹赠给他们一台音像电子画屏,可显示天元人的社会图景并给他们仲开同说:这是神秘的物种,你们食用它,能健康长寿。

一个小孩拿出一个文具,送给仲开同。他打开盒说,这是我们的小人史我们的痛苦与新生都记录在这里,赠给你们做个纪念吧。

五兄妹和三个小孩拥抱。

飞碟下降,降落到那个公园。舱门打开,三个小人下来了,他们互相挥手,飞碟离去。

倪永乐拿出电脑笔记本,拉尔非说:“二姐,你又要写诗纪实了!”倪永乐感慨地说:“天泰星如此沧桑,不能不记。”她一边吟哦,一边打字。

悲哉天泰星,

大人影无踪。

南北两大陆,

血脉本同宗。

皆为统治故,

攻伐起战争。

最恨基因战,

成人小如婴。

人小弃也罢,

为奴受欺凌。

谁知天见怜,

苦绝乃天成。

收北复克南,

矮人得成功。

如今成一统,

但愿永泰平。